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胖一点才好吃(不)

迷你小段子却掺了海量三次元私货。无视掉就好了_(:з」∠)_

虽然知道大家都去苏黎世打但还是……好像看他们去一袋梨!去一袋梨!去一袋梨嘛!!!QAQ

……主旨是搞搞胖乎乎的男神和娇小(?)丰满(???)的黄少年(捶打)

————————————

米兰城,意大利的时尚之都,中国国家荣耀战队本次客场比赛的场馆就坐落在城郊的球场里。
“长得有点稀奇古怪的。”站在场馆门口,仰头望着宫殿一般层层叠叠的白色立柱和翅膀一样从顶棚伸出的棱角,大伙儿这么评价。

天色尚早,意大利北方的城郊有着开阔的视野,环绕着他们的是地中海丰沛的阳光和干净的风。来自中国的选手们不急着入场,都三三两两地围着场馆外沿溜达。一路上遇到不少热情的本地观众,大多都是外向活泼的青少年,打照面时就算素昧平生也大大咧咧地冲他们挥手叫嚷着打招呼——“Ciao!Ciao!”
不懂意语的队员们就笑:黄少你听,叫你呢,‘吵吵’,‘吵吵’。
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头都没回,矮一点儿的那个手一扬,向后比了个中指;他身边的同伴肩膀抖抖索索的,像是在笑。

“稀奇啊,黄少这次怎么不说话了?”大家纳闷地琢磨。
队长也摇头笑,他的嘴巴哪有闲下来的时候,一准是又在偷吃。

周泽楷正在跟黄少天分吃一个巧克力圆面包——到了国外,每天吃的正宗意面里要放很多奶酪,营养过剩导致他俩最近都有些发胖,队长不让他们多吃。遇到了喜欢的新美食只好悄悄买下来,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地分。米兰街头的烘焙坊里,新烤出的糕点散发着诱人的麦香,他们没忍住一口气买了三磅,用棕油纸包着拿在手里。
黄少天走出国门也是人来熟,一路上被高鼻梁棕眼睛的荣耀粉问候击掌了好多次,只可惜嘴里塞满了面包说不出话。周泽楷站在他身边有些紧张,几次都想抽出同伴手里的面包挡住自己。黄少天被缠得顾不上冲众美女们挥手,转过身就伸手去掐同伴塞得鼓鼓的脸颊,“你再抢我咬你哦!”
领队高洋上地叼着根雪茄路过,“瞧你那点儿出息。”

黄少天糊了他一脸面包渣。

跟在后面的几个队员不知在讨论什么,就听见唐昊高声问了一句,“咱们今天要打的这场地叫什么来着?”
王杰希很自然地接话,“这得看你是谁家的球迷。”
“哦?”大伙儿来了兴趣,“这怎么说?是哪的粉丝还会影响场馆叫什么不成?”
魔术师一笑,指了指人群中三三两两挥舞着红黑或是蓝黑围巾的荣耀粉:同城德比,没听说过吗?
王杰希出身微草战队,是这届国家队中唯一一个经历过德比战的选手。但哪怕是皇风或是新队伍义斩都很少能打出像欧洲这边同一座城市里两支队伍相逢的火爆气氛。硬要说的话,挑战赛倒是上演过一场H市德比,当时的主角有三个都站在这里呢。
“这倒有意思,说说看?”黄少天掰了块带巧克力酱的面包递给他。
周泽楷想了想,也掰了一块递了过去。王杰希无言地看了看他俩,扭过了头。

这次荣耀世界杯征用的是米兰市立足球场,而米兰城有两支实力相当的球队同时使用这块场地。类似于英格兰的玫瑰战争,颜色可以区分这两家俱乐部:红黑色代表的是AC米兰,蓝黑色代表国际米兰。Rossoneri(红黑)称呼球场为圣西罗,而Nerazzurri(蓝黑)叫它梅阿查。
“那我们到底该怎么叫?”
队长挥了挥手里的资料夹:“我们不是来踢球的,就叫荣耀世界杯意大利站主场场馆。”

黄少天待要再说点什么,领队站在入场门口抽光了最后一口高级雪茄,不由分说地抢走了黄少天的点心包吃了起来。“你俩别吃了,再吃都要胖成猪了。”
“你才是猪你才是猪你才是猪还是虚胖的五花肉猪!”剑客嚷了起来。
叶领队一挥手。“说谁呢?今天比赛没你的份儿了啊!”
黄少天立刻转头求救:“队长你看老叶,抢我的食还不让我上场!我要投诉领队公报私仇!”
“就是。”周泽楷在一边跟着帮腔。
张新杰扶了扶眼镜。“我觉得有必要把周队和黄少天选手隔离一段时间。”
张佳乐给队友比了个大拇指。

大部队还没来得及发表意见就见方锐一溜小跑跟上补位:点心呢?我转了大半条街都没见啊?怎么不多留点,你们不够意思!

还想着吃呢?得了,赶紧进场吧。

圣西罗/梅阿查体育馆久负盛名,开阔的场地撤去了平日里的青草,换上了演唱会式的舞台和耀眼的镁光灯。本土的荣耀粉丝依照风俗点燃了看台上的烟火,用米兰人的浪漫情怀欢迎这群来自异国他乡的电竞选手。伴随着歌声,起伏的人浪连绵铺展从南看台一路升腾至北看台再循环往复。

黄少天拿手肘撞了撞身边的轮回队长,“你听听人家粉丝唱歌,就算不押韵也好听。你再听你们轮回粉,那也能叫唱歌?去你们那儿打个客场肚皮都要笑破了你知道么!亏你们坐镇主场的一个个脸皮够厚,这都能忍!”
周泽楷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想了想又拿胳膊肘回戳了过去。
黄少天捂着肚子瞪他。“你干嘛?我说的是大实话!”
国服第一神枪手吭哧了半天才认认真真地说出来:“那也,是心意。不能嫌弃。”

黄少天对意大利国家队怀有莫名其妙的好感。他们的队员们一身深蓝色的队服,犹如亚平宁湛蓝的海蓝得浓郁,令人想起深冬时节晓川的蓝雨。而在意大利,由于击剑运动的底蕴深厚,剑客是个很受欢迎的网游职业,本届国家队里就有三个。他当夜几乎是在圣西罗一战成名——“那个像Super Pippo一样神奇的蓝斗篷击剑手!”粉丝们这样惊叹着。赛后他的对手,像地中海盛夏一样热情的那不勒斯小卷毛特地跑来缠着他嘀嘀咕咕,临走前还要走了“夜雨声烦”四个字的方块字签名。


黄少天在教周泽楷讲意大利语里的祈使句。短短半周时间他跟意大利国家队混的很熟,连人家的语言也学了个有模有样。
“Parlami——不,不对,这太正式了。熟人的话应该把宾语前置变成这样……Mi parli。对,跟我念,Mi parli——”
“米、帕里。”周泽楷乖乖地跟着念,“是什么意思?”
黄少天一脸‘哈哈哈你中计了’的得意表情大声宣布:“意思嘛,那必须是‘对我说话’!不过这是命令句式,有点强硬不要随便对别人用哈——”
好看的青年一脸恳切地要求:“换个。”
“……周泽楷你什么意思!有的学就不错了还挑三拣四!我还不高兴教呢哼。”
青年哄他:“教个别的。”

剑客想了想。
“Amami.”黄少天小声地说,脸有点热。
周泽楷笑了起来,眼睛亮亮地看向黄少天。这一句其实他懂。
“Si. Ti amo.”
他又指了指自己:“Mi ami.”

“喂!!!!不要随便乱用词啊!”////////



——枪王你够啦!用外语就会开口说情话了吗?这是什么鬼设定!



【黄少在用祈使句命令小周爱一爱他,小周回答了ti amo然后提出了同样的命令。】
【黄少用了正式的“你”而小周用的是亲密的“你”,各有深意吧www】


标签: 周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6)
热度(96)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