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索克萨尔陛下,夜雨小殿下正在殿外等您。”

王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陛下……”

他仰头望向海雾弥漫的阴沉天空,积压之下乌云滚滚,偶有电光隐隐浮动。那是他布下的咒术在遥相示警:嘉王朝的十万铁骑已经涉过晓川与蓝海,正在逼近护城的蓝溪。是时候了,他戴好护甲,拿起法杖。“通知蓝雨帐中众将士,整装列队,我要亲自率兵出海迎敌。”

王顿了一下,余光瞥到闯进殿中的少年。“——你不能去。”

来的那少年自然是护卫口中的夜雨小殿下。也只有他能在戒备森严的内殿中佩剑进出。索克萨尔皱着眉看向他:夜雨声烦给自己配了一身疆场上骑士们用的沉重铠甲,可仍遮掩不住过于年轻的单薄身形;背上背着一张鱼骨轻弓,腰间挂的长剑‘星月’虽未出鞘,却已散发出耀目的银光,映得半大的孩子青涩的眉眼轮廓明亮而杀气腾腾。

“我要去!“他急急说道。音色清脆高昂,犹如珠玉落盘。”早见过嘉世不是好相与之流,这次又是那个一叶之秋统领亲征,只你一个人去怎么行?”

他说着又往前迈了几步,护甲上的银片细细碎碎撞得叮当作响。“你带我去,我伺机去削那个执矛的几剑。”

索克萨尔原本神色肃穆,听了少年一连串的抢白表情反而缓和了许多。微微一笑,竟打起趣起来:“又不是第一次交战,我独去又有什么不行?莫非小雨还在记恨上次叶将军的阵前挪揄?那不过是两军对垒叫阵时煽风点火的随口瞎话罢了。”

少年的面颊顿时如被火燎过一般,直红到了脖子根,再往下湮没于战装银甲的覆盖。

“我……我自然知道是他颠三倒四的胡扯!谁会去记?”


昔年冬日极寒,来自北方的冻风整日整夜地呼啸,水国南都罕见的冰封百里。蓝雨舰船行不得,只能凿冰入港。当年年底,包括蓝雨在内南北百国均休偃越冬,索克萨尔陛下下令开主城、圈蓝溪养民,谁料一叶之秋竟挈嘉世五百轻骑踏冰而来埋伏在晓川,借城门大开之机以迅疾之势攻入。戍边大军一时间鞭长莫及,两国为数不多的人马于是迅速对峙在了蓝雨的王殿前。

敌方来者不善,索克萨尔亲自出面迎敌。

“这次出来得这么匆忙,恐怕没时间布置陷阱了吧?“一马当先的将领反倒不急着指挥麾下冲锋,不紧不慢地向王国主人问起话来。

王一挥手,城头暗卫们齐刷刷地挽弓,上百支箭头乌黑、浸有剧毒的诅咒之箭按弦待发。

“毕竟是卧榻之侧,难说得很哪。“

一叶之秋呵呵一笑。却邪虚挥:“这些小把戏,又怎能奈何得了我?倒是你这地方……”

他一抬头便瞧见了站在用咒术堆砌起的冰晶王殿之上观战的夜雨声烦。少年彼时刚年满十四,尚且不及舞象之年。身形玲珑自不必说,五官更是俱未长开,隔着殿宇模模糊糊地看过去只觉得清秀可人。

天下第一战将拖长了音调,”哦……我道是哪里来的生人气息,原来是索克萨尔陛下给自己藏了个小皇后。咦?小殿下住的不是金屋子吗?蓝雨的王可真是小气。“

“你!”少年剑客哪听过这样的阵前轻薄,一跺脚,从背后倏地抽出一支羽箭运足了劲射下去。只是由于距离过于遥远,他又不擅弓射,被身披重甲的战将轻松地接在手中。那箭轻而尖,握在手中光滑无比,将领细看之下原来竟是一整根鹏翼的正羽羽管,根处刻了个篆体的“夜”字。他于是笑道,“小夜殿下的闺字倒是好听,不知道你的索克萨尔陛下进了内殿是不是也这般叫?“

玉一般的小孩儿攥着冰砌雕栏咬牙切齿,”你再胡扯……“

眼见夜雨声烦被激得只差纵下大殿高楼跟这没正形的统帅一拼死活,索克萨尔一挥死亡之手,顷刻间蓝雨卫军一举压上,两军交锋。

那一役最终有惊无险,连一叶之秋撤兵时都有意无意地向他慨叹,“你眼光不错啊,那孩子小小年纪准头倒是了得,拿鸟羽做箭……啧。”


思及此,索克萨尔不禁露出一丝微笑。“那次的确是他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取笑于你了。不过小雨,你确是蓝雨的半个主人,按照一叶之秋他们国度的标准,也堪算作是后位。”

少年羞赧之色一晃而过。他眨着眼睛顿了顿,忽然大声道:“我才不管那些旁的!夜雨声烦只想今日与陛下一同出征,并肩迎敌。”

蓝雨的王苦笑了一声。“不是我执意不肯,是你还不到年纪……”

“可我已经能在擂台上赢你了!”戎装少年气得鼓起了腮帮。

“两年,再等两年。”索克萨尔吻了吻少年剑客光洁的额头,在悠长的开战号角声中向他保证到。“等你加冠,拿起蓝雨圣剑‘冰雨’,我便带你一起守土开疆。相信我,我对那一日也早已……迫不及待。”


标签: 索夜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57)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