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Hackers 03

Hackers迷你脑洞系列

脑洞片段1:

http://rosablu.lofter.com/post/27671f_b0e539

脑洞片段2:

http://rosablu.lofter.com/post/27671f_f288a2


脑洞片段3:

“他胆子倒是挺大的。”黄少天蜷着身子盘坐在桌子上,咬着从同事手里抓来的一把板栗,含含糊糊说着,“单枪匹马的就敢出来约,还约得这么大张旗鼓。”

文质彬彬的同事不置可否,手指依然有节奏地敲点着书桌上的笔筒,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赛伯空间上的那个隐藏论坛是当初顶尖黑客们为了交流比对技术创建的,因为涉及到一些不该被流传出去的破坏性程序,管理层前前后后的给服务器设置了多重加密。而持有准入的只有最初的四个创建者,也就是我们四个。”夜雨系统的创造者,网络安全部门的王牌一口气说完,似乎觉得不过瘾般扭了扭腰,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团在书桌上。

“那个一枪穿云手法不凡,能够破译高阶准入代码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不过既然进来了,不跟前辈打声招呼直接指明要约我,架子也太大了吧。还说要解释,我平时把夜雨藏得那么好,他明摆着是苦心积虑掘地三尺地蓄意攻击,还害得我半夜三更拆主机,有什么可解释的!”

同事抿了抿嘴。

“少天,你先从桌子上下来。”

娃娃脸青年一脸委屈地扒着桌沿,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少天。”

同事——应该说,他受托保护的系统的所有者喻文州,此刻正轻巧地敲打着笔筒,不紧不慢地看着他开口。

“你昨天晚上好像又偷跑出去了?”

黄少天往嘴里连塞了好几个栗子,沉默了、

 

中央供暖无声无息地向室内输送着充足的热力,他的多年搭档略仰着头,平静地看着他。

犯规,他明明知道自己对安静专注的黑眼睛毫无抵抗力的。

“我必须去。”活泼的青年咬了嘴唇,小心翼翼地寻找措辞。“网络上留下的关于他的资料非常有限,而我们必须知道……必须确认他的动机。上次的攻击到底只是一枪穿云单纯针对夜雨的技术较量,还是受别的势力指使,意图破坏夜雨背后所保护的程序。”

“我的夜雨是万维的幽灵,一段无法被证实的都市传说;而索克萨尔对外界而言应该根本不存在。夜雨是蓝雨的利剑与盾牌,他是为了蓝雨被编写出来的。在他的源代码里,索克萨尔的安全高于一切。”

他挺沮丧地甩了甩脑袋。“我只是想先去看一眼,没打算打草惊蛇来着……”

喻文州站起身拍了拍他肩膀。“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在意‘基石’。你看,大家这次就是为解决这个问题而来到这座城市的。”他心平气和地陈述着,“只是需要行动的话,事前应当有所部署。你这样自己一个人跑出去面对并不了解的潜在威胁,是很危险的。”

他盯着自己搭档自少年时期就不曾再改变的面孔,目光中染上了笑意。“还是说这次少天遇到的对手尤其可爱,想要一个人独占呢?”



半个月前。

“有什么在攻击夜雨。”

匆匆冲向主机的青年身上还带着G市的冬日深夜特有的冰凉湿气,他连大衣也来不及换下,只顾盯着显示屏忠实反馈出的喷涌的代码狂潮,十指在键盘上疾速敲打。

“来自跳跃Proxy Server的远程狙击。”

“是枪王。”

“夜雨在入侵开始的同时也在双向渗透,此时程式码已经被破坏了七成。”

“……八成。”

“源代码正在暴露。”

“反杀完成。”

青年的眼底被屏幕单调的光映得蓝幽幽一片,像是某种擅长夜行捕猎的猫科动物。“我已经定位到他了。”



周泽楷觉得今天的工作格外让人集中不了精神。

数字和字母在他的眼前欢快地跳跃着,却带来不了任何可以解读的意义。他甚至怀疑自己已经中了那个黑客天才的某种木马病毒程序,无论做什么基础运算都心如乱麻。

他知道是那人来了,可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是个观察细致的人,逻辑对于编程的他而言更是自然而然如同呼吸。他记得,那天晚上偶遇的少年模样的精神青年并没有本地口音;看起来明明是篮球爱好者,而他手上最该饱受摩擦的虎口和指根却光滑无比,反倒是每个指尖都均匀地被薄茧包裹。他当时有些着迷地看着他的手,于是注意到那些修长好动的手指在篮球上幅度极小地滑动着。

拼出几个字母。

——Barrett.

 

是他。

“夜雨”的主人。

 

他当时吓得只顾逃跑,回了家才反应过来。转念一想,因为年少气盛和经年累月按捺不下的好奇心,黑入别人的系统还造成了破坏,没考虑到那边程序的创造者未必和自己一样只是非受雇的自由个体爱好者。如果对他人造成了什么严重的困扰,必须当面道歉。

那个滴水不漏的程序是他向往的神秘传说,长久以来他专注于找寻它存在的蛛丝马迹,甚至淡忘了它的创造者也是和他一样生活在同一次元、有血有肉的人。

他当晚就行动起来,试图重新联系上那个天降的神奇男孩;甚至不惜强行进入那人唯一可能会去的权限论坛,希望能再见他一面。

发出去的信息当然石沉大海,毫无回音。

现在该怎么办?

 

他有些消沉地在笔记本上记下又一串待录入的数据。不知为什么,今天的工作尤其枯燥冗长,令人不耐。

一根手指戳在密密麻麻的数字上——修长的,指尖带有薄茧的,有些过分白皙的手指。

“嗨,帅哥。”

那人眼睛亮晶晶的,笑盈盈地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这组数据看上去有点夸张呢。”

周泽楷的脸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了起来。

——太尴尬了,怎么遇到他时自己总在做丢脸的事。


标签: 周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54)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