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一个任务

《一封来信》的前因,阿萨辛周泽楷接了个会里派下来的暗杀任务,然后像他的无数刺客前辈们一样,与某个甜不辣圣殿骑士坠入了爱河。

* Assassin's Creed(《刺客信条》)paro

*“万物皆虚万事皆允。”“要啥啥没,爱咋咋地。”——刺客信条




周泽楷一点都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一个细节打乱了他的整个任务流程。

他挣扎着从牛车里站起来,一身刺客的白袍上沾着大片猩红,而此刻中心广场上,原本赏花散心的男女老少正远远地对他指指点点。

年轻的刺客半是懊恼半是无措地抖了抖头上镶着金边的兜帽,努力低调地从牛车后厢里跳了出来,匆匆踏进目标建筑。

眼下也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

信仰之跃,真是专注坑刺客三千年。



半分钟前。

经年严苛的训练使周泽楷毫不费力地攀上了Monte-Carlo的天主大教堂,这座屹立在山崖峭壁,依傍着地中海的纯白城堡是绝无仅有的全城制高点。年轻的刺客伏在雕刻精美的立塑旁,眼底的整座城市街道一览无余。他感受着寒意料峭的山风,白袍与教堂穹顶融为一体,然后估算好风速选准了鸟瞰点,闭上眼纵身一跃而下。

着陆时牛车车厢里的触感不同于平时稻草堆的蓬松紧实,反而轻飘飘的毫无实感,仿佛是跌进了一大蓬轻薄的天鹅绒里。怎么回事……?

年轻的刺客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身处于一片红云包裹之中,鼻腔同时还涌进阵阵馥郁芬芳的花香,害得他忍不住打起了喷嚏。

——原来他掉进了专程运输精油原料的花车里。

Monte-Carlo依山傍海,峭壁盛产娇艳欲滴的野玫瑰,这品种比之法国南部花田里的花瓣气味更浓郁,炼制出的精油嗅起来热烈奔放,十分受当地名媛们的追捧。

玫瑰这种花,香气华丽强势,先声夺人。存在感强得不得了。

而他现在摔了一身玫瑰花汁,身上的白袍红殷殷、黏糊糊的,别说混进人群不被注目了,身在广场中心就连临时找个藏身之处都做不到。

之前的计划既然用不上了,他也只好见机行事,比预定行程提前不少地匆忙溜进了大赌场。

用了点小手段混进雕花大门,各种气味、各种颜色、筹码碰撞与人声交谈霎时间淹没了他。

将视线压在鹰喙似的兜帽帽檐下,周泽楷忍不住好奇地小幅度瞥向左右,Monte-Carlo所拥有的这座奢华的大赌场是世界级的明珠,任何赌城都望尘莫及。年轻的刺客目光扫视过金碧辉煌的穹顶,白银筑成的墙壁,珠玉镶嵌的牌桌,还有在头顶微微摇曳的水晶与蛋白石的雕花吊灯,感到了不止一点点的困扰。

在能够进行各种折射反射的金银珠宝下,随时有可能暴露自己的角度,怎样才能在自己的目标警觉之前先发现他呢?


事实上,他的目标是非常好找到的。很快周泽楷便望见隔着中心桌台,在推杯换盏、纸醉金迷的人群之后,黑头发的半大青年蜷在一棵棕榈树下阖着眼皮,看不出是在休憩还是已经睡着了。不同于其他贵族身着华丽衣饰,他身上盖着件裁制简单却颇为庄严的主教长袍,随着均匀的呼吸小幅度地一起一伏。

就是他了。周泽楷暗暗对自己点头,袖枪无声无息地从长袖中滑出,被稳稳地握在掌心。

他记得导师曾展示给他的画像,那人的五官他是决不会记错的。

经过近千年的研究改进,现代刺客的袖枪已经进化得精密轻巧,射程也十分可观。以周泽楷之能,根本无需上前,只要从这个距离瞄准那个青年的脖颈,这次任务就能完成了。

但年轻的刺客心中始终隐隐有些不安,他迟疑地定不下主意。还是再走近些……确定对象的身份,仔细弄清楚。万一是个巧合,他伤害了平民可怎么办呢?所以不能有万一。

“不会有万一。”他的理智对自己说着,“情报说得很清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会出现的只会有他。”而再走近他的每一公分都是在向死亡迈步。传闻中,这个年轻的圣殿骑士在手臂加上剑柄的距离之内能消灭一支刺客小队。

“你会为此送命的。”在他的脑海里,理性这样总结道。

……他睡着了。周泽楷试图说服自己头脑里的那个声音。

“别忘了我们的信条:nothing is true. 他是个比刺客更刺客的顽敌。”

不能,滥杀。周泽楷坚持着。

“你既然一定想去看看他,那就去吧。”脑内的声音似乎放弃了。“Everything is permitted. 希望你的任性不会害死你。”


荒火在他手中被捏得发烫,他尽力放轻步子,兜帽下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树下那个把自己团得暖暖和和的家伙,他在筹码乱掷的喧嚣中丝毫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一步步地,像是在接近自己的命运。


圣殿骑士睁开眼的时候,年轻的刺客堪堪将袖枪对准他的眉心。

“……”他们无言地对视了片刻,刺客努力想将自己完完整整地藏在兜帽下,而骑士那双传说中乌黑如夜的眼睛半是好奇地看着他,像是在看一只踱到自己面前抖着翅膀准备开屏的孔雀,兴奋又期待;又像是经受了过度惊吓,正在咀嚼死亡即将到来的可怖现实。

“……愿你安息。”白袍刺客轻声说,扣下了扳机。


“在找这些?”眼睛会说话的青年高高兴兴地问他。

他从主教宽大的袍子里挣扎着坐起来,双手一张,十几颗或鲜红或冰蓝的子弹噼啪地在大理石地板上弹出清脆的声响。

这就是扳机扣下却什么也没有发生的原因。

这个时候应该果断撤退,然而周泽楷像是中了什么咒术似地动弹不得。他看着青年在他面前站直身子,扭扭脖子活动筋骨。

“你们刺客都喜欢盯着我看。怎么,想要投诚圣殿啊?”

周泽楷摇摇头。“不……”

“什么,时候?”

暗杀目标看着他笑了起来。

“你身上那么香,我隔着中心场的象牙台都闻到啦。”死敌阵营的青年骑士凑在他肩上抽动鼻子嗅了嗅,像只小动物一样,然后伸手捏走了他肩上的一片花瓣,”你是怎么搞的呀?出来暗杀可是很严肃的一件事啊,你怎么像只偷了树莓和蜂蜜的白熊似的。“

周泽楷有些狼狈地扯了扯外袍,试图遮住前襟上一大块玫瑰的花渍。都怪信仰之跃,都怪组织和大导师。

不,都怪他自己没把持住,硬要走上前去看看他。

然而眼前这个身手堪比刺客的圣殿骑士身上干净的并没有杀意,刚从小憩的软垫中爬起来的他全身也没有任何武器。他看着他笑得开开心心的,像是捉住了一只广场上贪吃他手里玉米粒的鸽子似的。周泽楷有些犹豫,不明白这人的意图,也想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该徒手继续刺杀还是找机会溜走。

……还是亲亲他。

他想了想,最终小心地试探着凑过去把唇贴在骑士的脖颈一侧,那人的动脉像他话语一样欢快热烈地跳动着,像是通了电似的令他嘴唇一阵发麻。

骑士也捉住了他的后颈,隔着他沾了玫瑰花的兜帽揉了揉他的脑袋。

“你今天的运气真是既好又不好。”骑士语气轻快地说着,将指间夹着的花瓣揉成了小小的一团花泥。“我今天没佩剑。”

——“如果你见到了我的剑,一定会心甘情愿地被它刺穿的。”



周泽楷在冲出建筑跃上高塔前最后看了那人一眼。

明天他还要去找他。

在他把这身尴尬的玫瑰花渍弄干净之后。

标签: 周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9)
热度(142)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