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海鲜脑洞-平行宇宙

就想摸个鱼,结果没有一点点防备,被大规模地催坑了_(:з」∠)_


SIDE B


“先生,您看。这枚海蚌产自南方温郁的水底,蚌壳细腻光滑,十分适合产珠。他又是同种类优质蚌里体型最大的,一定能产出最大最圆润的珍珠。”

珠宝行的经理殷勤地向周泽楷介绍着,一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边青年的神情。

总部提前一天已经发来通知,要他准备好整个分区最好的产珠蚌待命。原因无他,八个月后就是眼前这位年轻有为的周总裁母亲的生辰,他此行是要来选一枚品种最好的海蚌自己带回家去养珍珠。

“周总裁是位大客户。”总部反复叮嘱,“一定要让人家满意而归。”

 

周泽楷其实并不懂珠宝,但之前问了他的助理江波涛,说是宝石是无机物没意思,金属都有一定的放射性,钻石那就是块碳单质。所以珍珠这种圆圆白白还健康环保的装饰物最受中年女性欢迎啦。

周泽楷心想你莫欺我不知道珍珠就是碳酸钙,跟石灰成分一样一样的。但他还是心动了,因为后半句话:要是想更加有诚意,可以直接从珠宝行买一只海蚌回来自己养成啊。

大龄单身钻石王老五的周总觉得,养一个贝壳,既能当宠物,又能产珍珠,不要太开心。

 

“它……海水?”

周总裁指着珠宝行经理上一秒热情介绍的大海蚌有些迟疑地问道。

“啊?”经理愣了一会才明白大客户的意思。“对对对!他是海水蚌!野生的,只产天然海水珍珠,珠子又圆又大、淡黄泛柔光,可漂亮啦!”

周泽楷看着静静地卧在水池底乳黄色的大海蚌,满意地点点头。

“我就要他。”

 

大海蚌一路上都在大水箱里折腾,嘭嘭嘭地拿硬壳直撞水箱壁。周泽楷在前面开这车,心里有些愧疚。

选好了贝壳,经理叫来了专业人员,说是为了产珠,还需要额外做些事情。

周泽楷不明所以,愣愣地交出了一小截自己的头发,专业人员熟练地用镊子打成了节,趁海贝呼吸的时候飞快地将它塞了进去。

“他的肉细嫩敏感,头发团对他来说会很扎。这样他就能以入侵物为核心,层层分泌珍珠质包裹住它了。”经理在一旁解释说。

周泽楷看着大海蚌在水底不开心地打起了滚,不知怎的自己心里也有些难过。

回到家里,他们立刻换下了水箱,在江波涛的指挥下一群人把大海贝抬进了周总的私人游泳池。当然,恒温消毒的海水循环早就装好了。

欢迎来到土豪的世界。TUT

大海蚌入了水安静了一小会儿,蚌壳依旧闭得紧紧的,只往外吐出了一小小串水气泡,像是在惊奇自己竟然还活着。

江波涛拍拍手。“大功告成,小周你和你的贝壳慢慢培养感情吧!我们就先撤了。”

周泽楷胡乱点点头,只知道关切地看着水底病恹恹的海贝,恨不得自己脱了衣服跳下去掰开他的壳看看小东西是否无恙。

海蚌安静了一会儿,似乎是睡着了。

周泽楷当晚倒是睡得挺不安稳的。他梦见大海蚌变成一个话很多的男孩子,穿着乳黄色的罩衫,叽叽咕咕地冲他吐泡泡。

 

第二天天气很好,阳光透过水面照在池底,暖洋洋的。大海蚌又高兴了起来,竖着贝壳在水里飘着游泳,吐了一水面的泡泡。周泽楷站在窗前偷偷看他,心情好了不少。

正午的时候大海蚌玩累了,吃了小虾米之后张开了壳摊在浅水沙滩上晒着。露出来的蚌肉细细滑滑的,里面可以依稀辨认出一丝珠光。

周泽楷蹑手蹑脚地走近他,轻轻地想去拍拍他的壳。懒洋洋的乳黄色贝壳像是有遥感似的“啪”地一下子关上了,像个用力过猛的弹力夹子,差点夹住他的手指。

“你好凶呀。”周泽楷悻悻地收回手,有些委屈地想。

 

人蚌过了两个月相安无事的生活,其间周泽楷了解到他的蚌是个活泼开朗的蚌,放进去水草他就会绕着打转,放进去观赏鱼第二天就只会飘上来鱼头鱼骨头;海蚌最喜欢的玩具是会浮水的塑料小黄鸭,周泽楷经常见他用壳扇着水和鸭子玩。他还给大海蚌起了个威武的名字叫穿云,然而海蚌从不答应,甚至绝食抗议,他只好退而求其次,改叫他阿黄。

阿黄很能闹,周泽楷根本拿他没办法。

“不听话,就把你炖了。”有一天周泽楷磕磕巴巴地威胁他。

大海蚌在水里翻了个跟头,然后一滚一滚地翻到深水区去了。

不会潜水的周泽楷只能对着海蚌的背影干瞪眼。

 

三个月后海蚌终于允许饲主轻轻地慢慢地摸他的贝壳了。周泽楷还能在大晴天里把阿黄抱上岸来一起晒太阳。海蚌大大方方地敞着壳露出软而白的蚌肉,其中孕育了三个月大的珍珠还是小小的一颗,却已经有了圆润的形状。

周泽楷慢慢地抚摸着蚌光滑的壳,悄声问他:“还疼不疼?”

蚌在壳底蠕动了一下,把珍珠藏得更深了一些。

周泽楷拿额头贴着蚌的硬壳,小声说疼的话,就不要珠子,要你。

大海蚌合上壳,跌跌撞撞地滚回了水里。

 

八个月后,周母生日如期而至。生日派对热热闹闹、酒足饭饱后,认识周总的满座宾朋都想看看那个传说中被总裁亲手养了大半年的海贝产出的稀世珍珠长了个什么样。周泽楷腼腆地笑着,走上前去将首饰盒递给了母亲。

深蓝色天鹅绒上躺着的是一颗硕大夺目的钻石,各个切面在阳光下光芒璀璨,是当之无愧的大师级手笔。

想看珍珠的那群亲友不禁开始猜测大海蚌是不是被自理能力不足的小周总裁给养死了,只有江波涛在人群中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上司一眼。

“你的宝贝珍珠呢?”

“藏枕头底下了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4)
热度(144)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