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你是你父皇纳贡送的”(上)

求瀚文内心阴影面积(x)

脑穿了作死调戏女娲的商纣王【完全不对  总之不作死就不会被神仙盯上这道理少天小陛下为什么就是不懂ry

————————————————

小皇帝登基的那天还不满十七岁,南国二月的凛冬甚为湿寒,他被包裹在龙袍暖而厚的层层绒芯里,只看得出一双乌玉似的眼睛滴溜溜的,活泼精神的很。国师为少年加冕后,群臣归座,蓝雨举国山呼万岁,万民无不欢欣雀跃。

夜雨帝年岁虽小,心性却勇毅良善。昔年北国强兵来犯,蓝雨的边境居民无不惊惶,刚过了十五岁生辰的少年银甲加身,纵马仗剑带领将士冲锋陷阵,不出半月即尽数退敌。归城也不忘抚恤百姓贴补棉粮,因此广受爱戴。

可惜的是,夜雨小陛下在百姓口中再怎么体贴爱民,在众臣眼里如何聪颖上进,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小皇帝开朗爱说话,拉起家常来自由散漫不过脑,所谓的言多必失。

然而有道是君无戏言,一言九鼎,可就麻烦得很了。

 

蓝雨是个东南水国,极南连接着汪洋的出海口,靠北则群山绵延溪涧环绕,每年的夏秋季商旅们远远地翻过溪山,将上好的蓝溪茶、秋水荔枝和蜜汁橘运往山那边的北国,换回春麦和玉米,民间兴隆昌盛的南北贸易也带来了蓝雨微草两国更多的互相了解,近年来关系也有所和缓。加之南面山上产出诸多药草嘉木,广受欢迎,溪山可谓是蓝雨的福山。

可如今,这座福山被天雷从山顶竖劈成了两段,飞鸟都不得过。

说起这场飞来横祸,要追溯到半个月前。

秋分过后,百果陆续成熟,向天上各路神仙上贡以求保佑丰收是蓝雨历年的传统,今年适逢又一个五年圆满,因此祭祀大典办得格外隆重,文武百官正装齐聚雨花祠,在香烛灯火中恭敬地在列班神仙金身塑像前摆放好贡品。

孩子心性的少天小皇帝很快对这种繁琐的仪式失去了耐心。他拜过了一位又一位神仙,摆上供奉的鲜果糕点和五禽,大半天里累得腰酸背痛,待到走到仙班末位时,年轻的君王已经没什么耐心了。

“这家伙看上去就是个花架子。”走到一位年轻的天神像面前,他忍不住小声嘀咕道。“除了享受我家的供奉还能干什么啦……”

“陛下莫要对上仙失礼。”国师赶紧阻止他的王出言不逊,然后还是晚了。

因为小皇帝在丰收的祭天大典上轻慢了天帝最宠爱的皇子,天帝一怒之下降下天雷劈断了溪山头。蓝雨唯一的南北通道被阻断,人们只能望山兴叹。

再这样下去,贸易衰减,国库空虚,小皇帝就只能靠吃乌鸦炸酱面过冬,丞相也买不起今年份的白切鸡了。

丞相吃不到白切鸡,就会下令把御花园里的雪梨全拔了,统统翻成菜地种上秋葵,美其名曰与民共苦。想到这里,已经十分沮丧了的小皇帝更是吓得打了个哆嗦。

为了给神仙赔罪,小皇帝搬出了国库里珍藏的绫罗绸缎和金银珠宝,希望这些比贡品贵重得多的人间财富能令被冒犯的天界皇子息怒。然而那位年轻俊美的神似乎挑剔的很,对贡台前堆的人间珍藏始终不肯一顾。

眼看着秋天就要过去,蓝雨举国上下丰收的大批新鲜果木难于自销,小皇帝看在眼里。不由得越发心急。左右没办法,只好亲自又跑了一趟雨花祠。

“到底想要什么!你倒是吭一声儿啊!”

神像依旧凝眸不语。

“之前说错话是我不好,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哦不是你,那你叫你爹别拿我家百姓出气,有什么冲我来啊?你要什么,只要开口我都给!蜜汁柑橘?新鲜的山核桃?白玉鹦鹉?还是我水缸里的那对儿小金鱼?要什么你倒是说啊!”

小皇帝气红了眼,死死盯着神仙皇子的金身塑像,过了好半晌,在他晃神间倒好似听到了一声低沉悦耳的男音。

“…咦?”

 

入了夜,小皇帝批完了奏章,从书房里拖了条板凳出来,坐在祭祀的祠堂里拎着个金色小锤儿闷头给神仙砸核桃。

他那双手是握惯了剑的,近几年也只是执笔涂涂画画,还从没敲过坚果。一时间有点笨手笨脚的,一不小心还被小锤不轻不重地砸了下手指。

“啧,真是的。”小皇帝颇为委屈地抹了一把脸,又揉了揉被砸红的手指,继续把核桃壳当费力不讨好的神仙的脑袋砸。

丝毫不知晓那位神仙皇子正藏在祠堂暗处好奇地瞧他。

他趁着小皇帝打瞌睡之际下凡吃光了他亲手剥的蜜橘,一颗颗砸出来的核桃,想了想,又把那一对小金鱼儿收到了袖中,转头回去放进了瑶池里。

蜜橘甜,核桃香,小金鱼儿也是一等一的可爱,这些他都喜欢。年轻的神仙歪歪头,看着睡得快要从凳子上栽下来的小皇帝,心中痒痒的。

只是他想要的贡品比蜜橘、核桃还有小金鱼儿都金贵千倍万倍。

 

溪山城中挂起来千帐红绫,蓝雨的万民喜气洋洋地奔走相告——他们的小皇帝要嫁给天上的麒麟了。

 

那天麒麟降世,银亮的暖光映亮了蓝溪的秋夜,天上龙凤的后裔挟苍龙的碎霜与天凤的荒火之力一举填平了溪山的深渊天堑,美丽的神兽在山顶伫立了片刻,随后化作一道白光飞向蓝雨君王的皇宫内殿。

溪山城坊间留下了各种传说。

有的说天帝的皇子躲在厚厚的云层那头偷看凡间,见到外出围猎的小皇帝,被骑在高头骏马上风流的少年郎给迷住了,顺手就去牵了月老的红线。

有的说足踏五彩祥云的麒麟上仙原本就不分雄雌,美丽的神兽对凡间的帝王动情,在他的王国陷入天罚中勇敢相助,以至最终以身相许……

有的说雨花祠里供奉着的那位年轻神君是天帝天后的嫡嗣,真身正是龙凤之子的麒麟。神君既肯出手,想必蓝雨业已重获神佑福泽。只是不知我们的小皇帝许了人家什么,才能劳动了仙君大驾。

 

呵。

 

标签: 周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2)
热度(460)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