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张黄】体质问题

私设慎:自带恐怖片体质的B副队和把吃技能点到破表的L副队

 

 

 

直到现在,黄少天想起来时还会一脸恨铁不成钢地向喻文州感叹,想我们黄金一代里出了荣耀第一术士,第一剑客,第一机械师,第一元素法,第一枪炮师……结果当年最佳新秀给的居然是联盟第一奶!叫我们这些DPS还有控场的脸面往哪儿搁?!

——还有那年全明星新秀赛,明明之前说好的大家一起轮老叶,连队长你都被赶鸭子上架了,结果这家伙到了才说新换的牧师账号卡没点攻击技能,安定地在台下看我们笑话,心是有多脏?

那次七胜之后人家都说我们黄金一代是被老叶虐大的,我看张新杰倒是顺风顺水?一出道就把老叶拉下马了,他哪儿被虐了!简直不公平!

  

喻文州就会微笑着说,少天说得有道理呢,咽不下气的话不如去找张副PK?现在还不到11点呢。

然后蓝雨副队就会垂着脑袋蔫下去。屡试不爽。

 

这个梗要追溯到第四赛季,他们都刚入联盟那会儿,还不熟悉彼此的风格。蓝雨客场对霸图的客队休息室里,黄少天正跟队友绘声绘色地讲鬼故事。据他说这样能转移赛前的紧张情绪又不失绷紧状态。

——“于是那缺了一半脸的护士就说,在门敲响的第三声后……”

咚,咚,咚。就在此时,休息室响起了三声敲门声。

话唠戛然而止,休息室里一片死寂。

咚,咚,咚。又是极有规律——不,简直是僵直死板毫无生气的三声,说不出的诡异。

蓝雨众顿时作鸟兽散,藏桌底的藏桌底,躲门后的躲门后。(出息呢?)

被队友果断抛弃了的黄少天只好一步一顿地去开门。

“我是霸图的张新杰,来打个招呼。”门开了,两边脑袋都完好,戴着眼镜站得笔直的青年向他点了点头。

“顺便下次换一个故事,这个不好,头缺了一半就不对称了。”

黄少天大怒:PKPKPKPKPKPKPK!

青年从容地一推眼镜,我是牧师。

这梁子算结下了。

 

那天团队赛黄少天化悲愤为力量,卯足了劲儿在公频刷垃圾话。从批判对手战术走位施放技能到中午吃了几碗饭霸图的休息室没开空调等等文不对题的内容刷了一遍,没见过数量如此壮观内容如此空洞的文字泡海洋的大家都惊呆了,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黄少天血洗公频无比欢脱之际,忽然跳出一句精简无比的打断,发言人来自石不转。

【雨声烦,石不转。】

现场观众刷起了yooooooooooo~

——不要误解,霸图的汉子们只是想表达副队威武,不动如山,一往无前的他们垃圾话也没有输。

其实意境还挺美的,风城烟雨之后在群里评论道。

 

黄少天从此多年以来一直觉得有这么个心脏强迫又抽风的同辈实在是太不带劲儿了,尤其是黄金一代群里的大家都早被他死缠硬磨地挨个虐过一遍,只有张新杰出于职业关系不能尽兴PK真是神虐。结果在队长的普及下,熟悉了这个典故的蓝雨选手们平时互相打趣都变成了“不要放弃治疗!你行你去找治疗单挑啊~”

简直心病。

咳,伤心往事不要再提。让我们来说正题。

这夏联盟集结战队大神们去拍下赛季的官方宣传片。和以往不同的是这次策划是打乱角色所在地的采景地点。就像黄少天这次被分到了Q市,据说是因为夜雨声烦的深蓝色很契合北方的海。

而Q市主场的霸图这边能供他骚扰的唯一对象,是留守的副队张新杰。

得知这一消息的黄少天立马在QQ上狂敲对方:

“张新杰张新杰张新杰在不在在不在在不在?!!跟你说哦我被分到你们的地界了你作为半个Q市人要当好地主招待我呀!作为交换给你带马蹄糕![皮卡丘蹦跳gif]”

没过多久对面便有了回复:“好。”

黄少天有个很萌的毛病,就是喜欢叫人去吃饭。遇上谁熟不熟的他都要问一声吃了没,然后拉别人去吃饭。被大家背地里吐槽“不是在吃饭,就是在去吃饭的路上”、“不愧是大吃省走出来的人才”。张新杰作为他的同辈,早在头年打客场就被拉着通宵了G市的夜市。作为一个对生活有追求的人,他也有点被黄少天传染,开始致力于推销自己家乡的酸辣米线。

这一次黄少天来,自然又是要拉着他一起刷Q市的美食了。连自带点心作交换的觉悟都妥妥的,张新杰非常满意。

 

黄少天是乘着特快北上来的,要说他为什么弃疗选择坐火车,其实也只是因为他很喜欢Q市的火车站,紧邻海岸线的红顶小钟楼。他到达的那天刚巧下起了雨,明明正是盛夏时节被海风吹着却像是寒气钻进了骨子里,冷得不行。他于是再一次切实感受到了北方的海跟家乡那边不同的冷冽。

张新杰一秒不差地出现在了出站口。他一手撑伞,另一只手将围巾堆在某连帽衫发烧友的脖子上,“我猜你没有带够防寒的,这里即便是夏天,变天也还是很冻人的。”

还在瑟瑟发抖的南方小伙没好气地顶嘴,“你又知道啦,战术大师。”

 

张新杰把黄少天就近送进了宾馆,谨慎起见,为了避免着凉他还是用热水冲了一下,出来就看见蓝雨的剑客用毯子把自己团成一个温暖的球,正缩在沙发上看他的PAD。

——屏幕上放的是他下载的全集《Happy Tree Friends》,欢蹦乱跳的可爱小动物们正叽叽喳喳地唱着乱七八糟的歌。

黄少天一脸呆滞地抬起头:“张新杰……你的审美,一直都这么奇葩吗?”

……

现在下午4点,外面狂风暴雨,蓝雨和霸图的副队在宾馆里窝在一起看视频。

【一只鹿拿了个锯子在锯树,好不容易树倒了,却把鹿的腿给压住了。】

黄少天深深地看了张新杰一眼。

【鹿惨叫许久,却没人来救。它只好拿出勺子闭着眼睛一下下地捣向自己的腿,直到把腿戳断为止。它高兴地睁开眼睛,却发现……戳错了腿。】

黄少天摔PAD而起。“故意的吧!绝对是故意的吧!那鹿还是蓝色的!多大仇?!!!”

张新杰默默地扶了扶眼镜,“巧合而已,你想多了。”

黄少天十分忧郁,他说,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一棵树能砸掉哪怕是一炮轰过去也只是去1%的夜雨声烦足足50%的血了。那棵树一定是这个剧组借过去的。

张新杰怀着莫名有点愧疚的心情默默地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他真的不是故意补刀的啊。

 

为了表示诚意,晚上张新杰带着黄少天打车去了劈柴院儿吃夜宵。

晚上的Q市天气凉爽,人气火爆。

“上一次来吃过鲅鱼水饺了感觉还行,不过果然还是我们的虾饺好吃!这次换点别的每样都吃一点!”

整条街都弥散着烧烤海鲜和煎豆腐烤玉米的香气,让人食指大动。在黄少天的建议下,今天扫荡小吃街决定采用张新杰的一贯风格——全面,缜密,没有漏洞。导致的结果就是一路走下来,黄少天手里拿着一串炸得金黄的裹面螃蟹串儿,一串烤扇贝,一串葱花炸豆腐啃得起劲儿,另一只手里还拎着坛子肉虾仁生煎和生抽雪蛤,容光焕发。

“哎张新杰你看对面还有卖竹筒黑米粽的啊~要不螃蟹我们分着吃,我留出来肚子去吃蘸糖的粽子去!”

“螃蟹不能按顺序吃掉。”

张副显然是不吃穿成串的炸螃蟹的,因为不能从左往右吃啊。

“卧槽张新杰你的强迫症连螃蟹都不放过吗简直丧心病狂!!!”

张新杰果断掏出一个虾仁生煎塞进同伴嘴里。“吃你手上的。”

饲养黄少天的正确方式:用美食堵嘴。张副队get√

 

吃了一路,随着食物的削减,某人的话也开始逐渐增加。

“张新杰看不出来啊你喜欢的居然是那种无脑血腥的恐怖小动画,我之前看错你了!”

——有什么奇怪的,打比赛用脑子就好了。其他时候他也是人,也是要放松的。

“不过身边的小伙伴好像都挺深不可测的,你知道吗我们队长就对悬疑推理不可自拔。老叶整天忙着折腾他那把伞,魏老大他看着没文化竟然也对自制武器有研究,怎么办我觉得我读不懂你们了啊!”

张新杰看了看黄少天,心想他还的确挺有吸引战术大师的体质的。不过对于叶修前辈能编辑银武这点他持保留意见。

静了一会儿,黄少天开始吸吮蒜蓉扇贝,路灯的橘黄柔光落在他长而翘的睫毛上,投下一片浅浅的阴影。再往下,只见他的喉结随着吞咽的动作一上一下。

“对了你觉得我呢?我在场上是不是特别难算透啊?”解决掉了最后一份扇贝,蓝雨副队狡黠地笑起来。

——分析对象:黄少天;作战风格:诱导失误,制造无序,乱中达到目的。

这可是一个,你觉得他最没有威胁的时候,就会递出来致命的胜负手的刺客啊。

“是啊,你也太让人头疼了。”张新杰侧头看了看他,说。

 

两人在小吃街越走越深,黄少天还在嚷嚷。

 “张新杰我跟你说!我可喜欢章鱼小丸子了在G市就经常买!不知道上面涂得是哪种酱哪种沙拉奶油啊总之就是好吃死了!简直无法抗拒!”

他们已经走出人群熙攘的美食街,灯光昏暗下张新杰堵了上去,四片嘴唇无缝对接,然后联盟失误率最低的选手精确地咬下了机会主义者口中左侧二分之一的丸子。

“是挺好吃的。”

 

 

晚上回去黄少天趴在床上,看张新杰把烘干机里的衣服取出来,再一件件地按照比例折叠整齐。“感觉今天刷新了很多对你的认识啊,原来你也是先下嘴再告白派的?我还以为会是革命老片里演的那样一板一眼的‘组织已经批准了,请你成为我最亲密的战♂友吧’……这样?”

玩儿战术的心脏头都没抬,“黄少天选手你的脑洞开得有点大。”

活泼的客人笑得在床上打了个滚儿。“哈哈哈哈哈哈竟然还是电波!你怎么那么好玩儿!”

张新杰摇了摇头。

有些事情,只是通过预判是得不到答案的,只有实践过了才知道。

他一面思索着一面收拾好了两人明天的行囊。

   

有一会儿没听到黄少年念叨,张新杰抬头看了看,发现他正望着窗户外面走神。也难怪,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好些Q市散发着古典气息的德式建筑,逼仄起伏的街道,远处还有海。而这些都是作为匆匆来打比赛的电竞选手没机会欣赏的。

张新杰走过去摸了摸走神那位的脑袋,“明天早点起来,我带你一起出去逛逛。”

眼神清亮的青年就仰头冲他笑,“Q市让你带靠谱吗?我下次要去看X市。还要去吃烩面泡馍油泼面酸辣粉!”

张新杰低头看了他一阵儿,低声答应了声好。

他是真喜欢他。

黄少天好像确实有点神,联盟的四个半战术大师里,除了肖时钦那个每天都有活泼可爱的后辈妹子围着打转的现充外,剩下的跟他一个是至交搭档,一个是嘴炮损友,半个是经典宿敌,剩下最后一个他自己……现在已经被拐成了男朋友。

这一定是体质问题。

 

水烧开了,黄少天抢着去放茶叶,看到是他不怎么喜欢的铁观音时扁了扁嘴。却也还是乖乖地沏上了茶。

看张新杰喝茶也是他们认识那会儿发生的一件有趣的事。有一次全明星在B市举办,微草做东请大家喝大碗茶。黄少天捧了个大碗到处跑火车,就见张新杰掏出一个量杯仔细地量了500毫升茶,才小心地倒进他面前的碗里。他刚想凑过去嘲笑人家的精确度强迫症,就目瞪口呆地看着张新杰选手以北方汉子霸图人的豪迈迅速端碗仰头一口干了。

喝大碗茶的汉子啊你威武雄壮。

“……喝个茶至于吗?!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干的是老白干儿呢!”G市小伙向队友激烈吐糟。

 

“明天一起去片场,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集合地点在栈桥。”张新杰又检查了一遍官方信函。“没意见的话,早晨我们先去八大关,然后徒步从第二海滨走到第六海滨,时间正好来得及。”

黄少天忙着扒拉出连帽衫运动短裤放在床尾,“好啊,你说了算。”然后一口气喝光了放凉的茶,皱着眉抹抹嘴角。“受不了这个苦味儿——明早你叫我吧,我就不定闹钟了。”

张新杰有点意外,“你要睡了?”

黄少天冲他哼哼,“不睡还能上网游抢boss啊?我可不想再跟你看无脑血腥惊悚片了!”

张新杰觉得黄少天原来还是有些先见之明的。

——不过不得不说蓝雨王牌的预判够精准,他的PAD里确实还有新下载的其他恐怖片,比方说《死寂》这部片子,他就觉得黄少天该看一看。

说不定就能治好他的话唠了呢。

 

但是作为联盟作息第一规律的选手,他对早睡早起当然是没有任何意见的。最后确认了一遍日常流程以及明日计划完备,他也换好睡衣拉了灯。结果刚躺下还没多久,就见黄少天一骨碌翻起身,样子像是忘了什么大事。

“黄少天……?”

被点到名的在黑暗中悉悉索索地爬过来,辨认着方位,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晚安啊男朋友。”

黑暗里张新杰只能感觉到自己大概是脸红了。虽然这并不是超出他预算范畴的行动,但果然还是,他默默地想,黄少天他可真是……讨人喜欢的体质。

 

 

然而第二天清早先起床的那个人却不是张新杰。

他迷迷糊糊地被人抓着肩膀晃醒了,抬头瞄了一眼窗外还是一片漆黑,于是又闭上了眼。然而不老实的那个实在折腾得不行,他只好摸出床头柜上的眼镜戴好,看了看自己心爱的霸图限量版荧光数字闹钟,液晶屏幕上精确地显示时间04:54。

“……”

他把黄少天的脑袋摁回被窝里。“回去睡。”

被窝里传来闷闷的哀叫:“真睡不着啦!我都一个人躺着发呆半小时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来不习惯还是太兴奋了反正醒了就再也睡不着了啊!唉总之张新杰你起床好不好我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

于是凌晨五点半,屋外依旧黑漆漆一片,两个人穿戴整齐走在北方海滨小城的街上。

黄少天的兴奋劲儿到现在也还是没有消下去,一路上拉着张新杰的袖子叽叽喳喳,从洁净的北方小城一路侃到了皇城跟。

“张新杰你还记得那次咱们在京城吗?你端着个大海碗仰着脖子一口气灌凉茶不干不松手那副样子哈哈哈哈看得我们都笑死了!”

张副淡定地回应:“那才是喝大碗茶的正确方式。”

黄副笑得直揉肚子:“西北汉子!服了!”

 

两人快要走到八大关时张新杰心里才咯噔一下。当时他一心只想找个能顺路去片场,又是个环境幽雅、适合情侣呆的地方,漏算了这几条街的招牌其实是……

不会吧?荣耀之神作证,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前方高能预警,根据战术预判,为刷到对方好感值应该趁两人还没有进入副本前果断换选图。

“少天啊,”他有点僵硬地开口,“你饿不饿?要不要先吃早饭?”

早点这种东西对于吃货晚期来说本该是犹如骑士开吼叫技能挑衅剑客,体质摆在那儿,是系统判定百分百中招的。但是这一次张新杰抛出会心一击的时机不太对,黄少天抬头望了望黑半边的天,“这么早有好吃的吗?还是先走一走,等会儿多吃点!”

垂死挣扎失败,张新杰只好领着他家临时队友步入八大关副本。

 

所谓的八大关,其实是八条以关隘命名的林荫道。此时此地尚无人烟,天边泛起将亮时的苍白好似大团大朵的神圣之火,两人漫步其中,倒也悠闲随性。夏初本就是韶关道上碧桃花谢的尾巴,加上昨日风雨,打湿了粉红花瓣儿落了一地,像是下了一场花雨。“这儿的花真不错。”黄少天左右瞧瞧,评论道。

张新杰平静地回应,“可惜你来晚了,这里春天时最好看。”

黄少天伸了个懒腰,加大嘴炮力度:“说说而已难道真的稀罕么?我们那儿四季如春六大花市,怎么说也不缺花看!下次张新杰你来天河我带你去……”

张新杰纵容地笑了笑。

行至岔口,花色居然变了又变,紫薇之后白海棠。只是可惜确如张新杰所说,都是雨后残花。

“咦居然还都不一样!这街道挺讲究的啊!”

 

比起看花,黄少天更喜欢北方的雪松翠柏,让他想起来霸图战队曾经拍过的石不转海报。挺拔指天的松柏枝条苍翠、松针凝雪晶莹剔透,树下周身包裹着柔光的牧师神色平和安稳,眉宇间蕴藏大将之风。同是秀木,G市的木棉就显得秀气热烈有过之,厚重悠长略欠了。

黄少天想起长年摆在他桌边的黄山松笔筒,心想自己的审美还真好猜。

“哎张新杰你还别说这地方的环境可真不错!楼也漂亮树也多——对了不知道你注意过我们那儿的大叶榕了没有?有三四个人合抱那么粗呢……!”说着说着好像意识到了什么,话唠安静了好长一会儿。

“……张新杰,你一大早起来,就是领我来看各种树的?”

红色警报:转移目标注意力未能成功,己方治疗被DPS锁定集火,站桩读条失败,治疗要扛不住了。

荣耀第一剑客开个三段斩扑了上去:“你的心怎么这么脏!你的心怎么这么脏!”

 

海滨小城的清晨万籁俱寂,只有布谷鸟歪头看着松柏下那条据说是情侣们爱去的林荫道上一个青年伸臂接住用力扑过来的男孩儿自然而然地吻了上去。

 

——至于接下来张新杰亡羊补牢,自觉带去黄少天去吃Q市有名的甜沫儿肉盒儿早点,之后又试图陪他看午夜场电影来挽回好感值一事……咳,就当不知道吧。

 

FIN

——————————————————

 

黄少天拍完下赛季的宣传片回到大蓝雨根据地,喻文州问他:“少天在Q市玩得好吗?”

黄副队一反往常话不过脑滔滔不绝的作风,认真地想了好久,最后精简地回答。”Q市不好玩儿,除了一大早去海边散了步,其他时间都耗在看电影上了。”

“哦?和张副一起看电影?看了什么?”原来张新杰是这么浪漫的人?以前都没看出来,这藏的可真深啊。喻文州在心里记了一笔。

黄少天没说话。

“少天?”

黄少天缓缓地抬头看向喻文州,良久才开口:“你知道吗队长,张新杰他的心,实在是太脏了。”

“?”

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摇了摇头,“唉算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总而言之就是——我现在觉得张新杰跟老韩搭档,简直太科学了!“一个负责践踏肉体,一个负责摧残内心。

那晚喻文州悄悄敲张新杰问他带黄少天看了什么,那边儿什么也没说,就淡定地丢过来了一个链接。

然后那天半夜黄少天口渴,跑出去拿饮料,经过训练室时竟看见蓝雨众围成一堆把队长围在中间紧张地看着电脑屏幕,每个人都紧紧捂着嘴不敢发一声。徐景熙一手捂住嘴另一手还忙着去捂小卢的眼睛。

走廊里顿时回荡起蓝雨王牌的怒吼——”张新杰,我跟你没完!“

 

没过多久,职业选手群里大家都纷纷把QQ签名改成了:

《死寂》是部好片子。张副队立功了。

这些人中当然不包括黄少天,他最新改的签名是:多大仇?本少感受到了来自恐怖片界满满的恶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8)
热度(274)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