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蓝是蓝雨的蓝,喻是蓝雨的喻

文州州生日快乐!Q▽Q

当地时间仍是10号!我没有晚!

(PS:我觉得是喻黄,但我对打tag不自信……)

——————————————————————


有这么一个说法,荣耀职业联盟里剑系的副队都特别的……形态各异。

虚空的吴羽策,那是个剽悍到能和正队抢第一鬼剑称号的女号男选手;轮回的江波涛,能够翻译一套地球人无法理解的语言系统;呼啸的刘皓,成功算计过多少战术大师都扳不倒的联盟传说叶神。

但喻文州觉得,以上这些都不能跟他们蓝雨战队的副队相提并论。


因为是今天,食堂那边多做了起码十道菜(”图个圆满嘛!“),还烤了蜂蜜甜点。战队的技术部和宣传部本来想来蹭饭凑热闹,可惜前者因为操心粉丝们自发的祝福活动临时加班,而后者……好吧,技术部什么时候闲下来过。于是网游部渔翁得利,一大群人呼拉拉地杀进食堂,不用担心抢座位于是顿时和他们几个职业选手混成了一团。而在七嘴八舌的各种杂音里,脆生生的少年音显得格外响亮。

“不会麻烦的!会长你太客气了!因为队长说新人就要多多积累实战经验,培养应变能力,所以去网游练手也算我平时训练的一小部分。”

“是说上一次抢野图Boss的几个小号ID看起来有点眼熟……?”

“流云就是我啦!流木是黄少,流光是郑轩前辈,流沙是宋晓前辈,流羽是景熙前辈,流音是小远前辈,哦对了还有流年是队长!”

黄少天赶紧插嘴:”其实郑轩那个小号,开始我想取的是榴弹来着。“

“对。”李远也来凑热闹,“黄少当初还打算把于锋的那个取成流芒……“

宋晓想了想,说,“虽然我那个小号听起来像是流沙河,但比起刚才那两个,我觉得还是应该感谢黄少当年取名的不坑之恩。”

众目睽睽之下,喻文州几乎想要低头捂脸。

我的好搭档啊。



小伙伴、好战友们抢光了食,瓜分了寿星的水果蛋糕,在队长又年轻了一岁的感慨中开始回忆往昔光辉的青春岁月。

蓝雨是荣耀联盟中唯一一家旗下青训营比战队历史还要悠久的俱乐部。到今年夏天,青训营算起来已经十五岁了。

——“比我当初加入时的年龄还大!”这是大剑客。

——“比我出道时的年龄还大!”这是小剑客。

喻文州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过去的蓝雨青训营,尤其是建立最初两年,其实并没有像现在这样科学正规。毕竟开荒一代的职业选手们都没得到过多么系统的训练,他们这些不知道能不能混进职业圈的小萝卜头们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除了一些平时早就用烂了的训练软件,他们茶余饭后最为喜闻乐见的活动就是看某人带着某个小人一起抢boss。

“黑历史不要说出去啊!”被揭发的现任副队焦虑地嚷了起来。

喻文州笑。当时在训练营一群围观的孩子里也有他。虽然只是旁观,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满心激动地围观的。术士和剑客的每一次埋伏出手都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冒险,而每一场功成之后的全身而退都像红军长征反围剿似的曲折惊险、波澜壮阔。

而黄少天从来没有失手过。

其实蓝雨的这批嫡系选手,由当年那群围着大屏幕认真看渗透、突袭和突围的孩子们长大成人,骨子里都是热爱刺激的人。

喻文州是个长于思考的选手,他更多时间里思考的,是如何在这群熊孩子各式各样的花样作死玩脱之前兜住场子。

好在搭档说起话来十分没谱,在场上该出现时还是不会含糊的。

有时候他的副队在地图上玩消失,摄像机换遍各种角度都找不着人,直播十分尴尬,只能凭解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糊弄过去——这样的比赛复起盘来可有意思了。蓝雨队长如是说。


队伍出去散步消食的时候,小剑客偷偷问他生日过得开心不开心。他笑着反问:和你们在一起怎么会不开心?

大剑客闻言掉头跑回来:你们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难道队长你不开心?那听我给你讲笑话啊——我给你讲当初连张新杰听了都会笑的笑话!

喻文州捂住了脸。


那是第四赛季常规赛联盟还没有禁止语音的时候,黄少天在四期群里讲笑话,结果群主把他给屏蔽了。他愤怒地登上喻文州的号去质问张新杰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对方答曰:“笑得一不小心手抖了”。

喻文州去取回自己无辜被征用的QQ号时听见自己的副队发出一声高冷的呵呵。

之后对战霸图的比赛里,夜雨声烦全程占着麦,执著地给石不转讲冷笑话。”从前有匹马,名叫千军万。“

“从前有阵风,叫做八面威。”

“从前有种豆,心脏特别黑!”

等等等等。从团战开始到结束的十七分半里一刻都不停歇。

张新杰没有笑,他的手也没有抖。

喻文州吭哧吭哧地一边维持操作一边在队频里打着字发指令,觉得实在不知道自己该心疼谁。

——哦忘了说,那个时候职业圈里还没有人知道他是个手残。




——————————

对不起,这下我的粉籍真要不保了……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5)
热度(117)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