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Ghost Riders (4)

1-3在: http://rosablu.lofter.com/post/27671f_7dbd1ac

小江可是个能怼地的吟游诗人!(不怼天)

搞事搞事w(苍蝇措手gif)

————————————————

04.幽魂诅咒

月亮高高的挂在夜空正中,将微弱的光撒入枯枝堆砌的暗沼中心,在这座千百年来未曾有过一丝一毫变化的群魔巢穴,不受欢迎的寒气正在一丝丝地渗入荒芜的地面,就像日复一日盘踞于在栖居在此的恶灵胸中的猜疑与不安。 

这样的一个夜晚,这些往日醉心于血与肉而不问世事的怪物们齐聚一堂。

“是血族!一定是那些无法体会温度的美妙的活尸们搞的鬼……嘶……这里从未这样冷……”

魔窟里,沉寂的恶灵们不安地窃窃私语。

藏匿于雾气间摇摆不定的暗影嘲笑他。“血族?他们的元祖早就沉在雨湖,被盐裹成晶体标本了。除了他谁还有这样的本事?难道那些新生代,那些根本没活到十五岁的人类小孩子们能还魂吗?”

“……嘶!”

恶灵们不满地躁动。应对非常时期,他们再一次想起了那位失落的骑士。

“他身上的气息是多么芬芳啊,”拖曳着镶满光滑鳞片的乌黑巨尾的恶魔嘶声说道,“我们那位永远年轻的小朋友。”

“嘘,悄声。长老们不会乐意听到你刚才的言论的。”深林枯树投下的大片阴影里,一丛乌凄凄的矮灌木不安地瑟缩了几下。

“我的朋友,你又何必在此口是心非?七百年前他骑马无意途经你的府邸,那时歇憩在旁的我看得清清楚楚。你盯着他的样子就像垂涎于饼干罐的人类幼童。”

矮灌木抗议般地甩动着枝条,抖得更厉害了。

“长老们不会允许的……”

“最好就此打住。”

 

惨白的月光下,隐匿在交错枯枝阴影中其他鬼影幢幢,交头接耳的压抑低语夹杂在风声中飘散向远方。

不会的,不可行……

“可是真的,以我领地天边的烈焰和湖底的翡翠起誓,他好香。”从水中探头出来的人首鱼尾的绿眼睛恶魔充满感情地吸了吸鼻子。“新鲜,清淡,宛如古老东方午夜月光下的白玉兰”

“——他和他那日复一日环绕在身边的。术士的黑暗之息。”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夺回他?

 

 

岛屿上,英俊的来客展开黑鸦带来的信函,短暂地阅览后将纸片付之一炬,陷入了沉思。

——这是个好时机。

 

“恶魔议会?……大约已经失去意义了吧?”新骑士的同伴,见多识广的吟游诗人想了想,笑着说,“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对这个感兴趣,不过据我所知,早在七百年前,当剑圣把雨滴银剑刺入那位最古老的恶灵长老的胸膛中的那刻起,议会的气数已经无多了。”

千万年来游荡于世界各处的恶魔,其中有少数几位因为拥有古老纯正的魔灵以及广袤的疆土,被称为恶灵长老。也正是这些正统老派的长老们负责裁决恶魔间所有的争议,当然了,这其中也包括对背叛骑士的判决和回收。剑圣的恶灵领主死后,长老们最为忌惮的六角玻璃皇冠中的银剑落入了那位狡猾的机会主义者手中,他们用尽诡计却也还是对那位落跑的骑士无可奈何——更何况他还有那样一匹了不起的骏马。于是七百年了,你要找的那位骑士依旧在他的家乡最荒芜的沼泽日夜徘徊。

“一定要坦诚评价的话,”交游甚广的吟游诗人短促地笑了一下,“不过是一群日薄西山的老家伙们整日醉心于凌驾一切之上的幻梦的恶果而已。”

 

英俊寡言的异乡来客若有所思。他的同伴只知道他是被恶魔议会选中的最为年轻的恶灵骑士,奉命来寻找一些恶魔丢失的遗物。追逐剑圣或许只是他孩子气的好奇心加上好胜心。至于在漫长的七百年里,恶魔们在台面下如何四分五裂,他自己又被赋予了怎样的使命和与之匹配的新能力,恐怕连他这位见多识广的旧友也一无所知。

他的两把银色手枪和装填的弹药被工匠们用七个百年精心设计打造,用来克制他的能力的。

根据契约,他需要用他的枪与子弹困住他。

然后,他要用那人的银剑亲手剖开他的胸膛,亲吻那颗欢快跳动的心脏,并将它永远地带走。到那时,这位历经百年孤独的骏马银剑蓝披风的上古恶灵骑士,他的契约、他的诅咒、维系他与现世的一切联系就会就此终结。

“你将永为我羽翼下的骑士,直到你的心脏不再属于自己的胸膛”,这就是属于那位骑士,且被他背叛了的永恒契约。

 

英俊的来客静静地看向远方,同伴也沉浸在自己的听闻回忆中没了声响。故事开始的时候总是无声无息的。这座宁静蔚蓝的海岛。和她传说中引以为傲的儿子,注定要遭遇七百年来最大的一次危机。

 

是夜,雷声隆隆,雨水连绵。为谷物丰收吹响胜利号角、连拖带拽地带走夏天的第一场秋雨轰轰烈烈地浇洒在这片土地上。鸟群收拢羽翼,海雀歇了歌声,万籁俱寂,仿佛世界转身谢幕,将舞台让给了这场雨。

在这样的一片寂静中,机车引擎打火的嘹亮声响猝然而决绝地撕裂了夜晚,那辆描绘着闪亮银色子弹纹理的通身漆黑的钢铁骏马,像是锁定了猎物的凶兽一样,带着无人可挡的气势冲入了无边的雨幕。

 

周泽楷甩开头盔护目镜上的雨水,攥紧了机车把手。加速,再加速,甚至将雨幕甩在身后。

他听见不远处那匹马像是从地狱深渊传来的嘶鸣声。

 

 

 

 

 

 

 

05.夜色温柔

 

雨幕厚重得像舞剧间隙放下的帷幕,他的机车引擎隆隆、亢奋地回应着骏马远远传来的嘶鸣。今晚无疑是一个好时机,而他也没有更多剩下的时间。

地面似乎被撼动昭示着马蹄的渐近,追踪顺利的超乎想象。他的猎物似乎并非意图逃离他,反而像是在迎向他。

暴雨倾盆,闪电劈刺,秋雷轰鸣。

他的眼前先是出现了一抹亮金色、清晰而明亮,在雨幕中是如此突兀,宛如时间静止——不,那是因为密集的雨水如同真正的有着实体的帷帐一样,随着骏马的一步步靠近而被马上的骑士随手拂开,为他打开视野。在他身后,暴雨轰然坠地。

借着被那人分开的雨幕,周泽楷看见驾驭着深渊马缓步而来的,一个神采奕奕的十五六岁佩剑少年。

他有些迟疑地看着他。

天空炸开了又一道闪电,一朵凄恻恻的灿白烟花。

少年模样的骑士顿了顿,很快地结束了打量对方。他偏过头悄悄对站在他肩头的黄雀耳语,“你呢?你也觉得他好看?”

浅黄绒球一样的小东西闻言歪头去看站在机车旁的年轻人——它黑亮的眼睛微微转动投下尖锐的一瞥,刚巧够周泽楷扑捉到其中闪现过一枚泛着深紫色光泽的六芒星。

然后小绒球肯定地点了点头。

“诶!连你也……!”

少年烦恼地抓了抓脑袋,将一蓬金发搞得乱糟糟的。

“既然索克萨尔确认过了……那么,这位好看的骑士先生,大驾光临敝舍,有何贵干?”

 

 

 

(随缘补全))

 

 

 


开着机车的恶灵骑士被派发下的任务是带回那位背叛了恶魔的恶灵骑士的银剑和心脏。

标签: 周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33)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