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Unforced Error (LOVE-15)

不想填坑:(

题目是网球一个技术统计里的术语。简称UE,意思是非受迫性失误。

——虽然也有主动失误这样的说法,但指的并不全是在己方占主动的情况下失分。跟处境无关,反映的是状态。

本来开开心心地开了个头,没料到AO决赛竟然又是这么惨烈……脑洞于是断掉了。不有趣,真是抱歉:(

——————————————————————————

 

终于打完了,好累。  

最后一分不出所料地落在界外,黄少天一步不停地走向自己的前场去跟对手握手,“切,这次算你赢了。不要太得意啊!说起来,今天每次球弹到网带上都能过网掉我这边儿,你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来着。”

在酷热的室外场打了大半个上午,两只握在一起的手都是汗津津的。与他隔网而立的对手沉默着投下一片阴影,黄少天甩了甩头,压下盛夏骄阳带来的烦躁,草草一握便要把手抽回去。

“不,你……”高个子的青年有些为难似的拉住他的手不肯松。

黄少天一愣,随即领悟。“干嘛啊周泽楷!又不是什么重大比赛,旁边也没拍照的,一身汗呢不抱不抱!”

寡言的青年和他面对面站着,握着的手却没松。

自从周泽楷出道后,舆论界就像打了鸡血一样致力于捕捉他们两人不合的蛛丝马迹大加宣传。随着个性、球风迥异的两人成绩一路走高,俨然成为了扛起如日中天的中生代大旗的代表,各路媒体更是眼巴巴地期待这两人场上场下炮仗点起,将话题炒得更热。

《网球之家》出过一份两人赛后记者会的发言收录,标题就叫“别人家的技能点”,害得黄少天被队友指着那版他独占了七八页篇幅的报道嘲笑了好久。

不过是恰好可做谈资的同一领域选手而已。有什么合不合的。这样小题大做,令人不耐。

 

周泽楷作为行动派,每次在与黄少天比赛后都会主动上前握手加拥抱,身体力行地去辟谣。黄少天倒是不在乎,跟记者打嘴炮什么的他最擅长了,可是长此以往,嘴炮的话题总是围绕一个他不熟的周泽楷,话唠也烦了,于是再然后的公开赛场上面对周泽楷时他也会热情地抱回去,两个人粘糊糊地胸贴胸肩碰肩,一副亲密无间的样子,高度角度采光毫无死角,无比适合拍照。媒体们于是又激动了,闪光灯摄像头铺天盖地而来。

有图有真相,证据恒久远,一张永流传。

隔天俱乐部老板就拎着散发着油墨味的新刊杂志晃到了训练场,挥舞着里面巨幅跨页彩图,脸皱成了一团儿—— “黄少天儿您老这是想干嘛啊?较量胸肌吗?”

咳,好像矫枉过正了。

 

无论如何,这可不代表在私下里他就会和他有那么多多余的动作。

周泽楷见黄少天不肯拥抱,便也不勉强,只是就这么站着想了很久,然后诚恳地开口说:“滚网……那球,是意外。”

……我晒着太阳站了半天你就给我听这个?!

“行了行了,都打完了就别瞎想了赶紧坐一会儿。可累死我了。”黄少天懒得吐糟,一溜小跑来到树荫下,见四下无人,便也不顾形象,身子一瘫直接坐到了地上。

周泽楷拖着两人的球包,落后一步跟在他后面。看黄少天干脆地坐倒,想了想,弯下腰蹲在他面前,黑亮的眼眸有些迟疑地看着他,小声说:“你今天也……很出色。”

黄少天懒洋洋地睁开一只眼看他,“打得好有什么用?能赢才是王道。再说打得不好能拿冠军?你是在逗我吗周泽楷,一点都不好笑啊我说。看来媒体报道属实啊关于你不会说话这点,要不要求我指点你一二啊?”

不,他不是这个意思。“……呃。”面庞俊美的青年为难地晃了下脑袋,不知怎样接话。

大概是真累得很了,黄少天也不再开口,闭着眼摸出了毛巾擦汗。

周泽楷默默地站起身。从平视换为了俯视视角后,对面青年毫无形象的分腿坐姿使得蓝色短裤被绷紧撑开,露出的大半截白嫩大腿一览无余。甚至能从裤衩开口处看的更深。细嫩白皙的腿根与晒得红红的修长大腿相映出一片不自知的旖旎。

啊,天气真的好热。

黄少天闭着眼也感受到了年轻后辈含义不明的目光。“……怎么了?你看我干什么?”

网坛第一帅皱着眉又看了一会儿,从善如流地答道,“领口,开太大了。”

“靠!”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时候后者正在为某个慈善机构打表演赛,他同作为受邀选手也就顺便靠着球员通道看了一会儿。

公正地说,周泽楷的球风非常赏心悦目。不纠结,不拖沓,极具侵略性的正手位每一拍挥出去都是又快又重,干净利落地主导了进攻;反手则打开优雅的角度,像流星一样划出饱满的弧线,令对手绝望地奔走于对角线去追赶那颗飞逝的小球。更不用说他标志性的高速发球,犹如子弹呼啸着射向对面半场,在对手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便已弹飞,重重地砸在后场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咚”的一响。

计分板上的计速器一路跳至207,百公里每时的计量单位足以令全场肾上腺素飙升。看台上尖叫声四起,热情的女球迷们挥舞着有双关寓意的ACE标语,整座球馆一片欢腾。

实力超群的新人。他暗自在心里下结论。

表演赛无需顾忌胜负,因此球员们炫技都是肆无忌惮的。发球胜赛局,冉冉升起的新星就着对手的一记无可奈何的吊高,像小鹿一样奔向自己的后场,只见他慢下脚步来背向观众,手腕轻转,手中球拍轻松写意地一带一停,那颗柠檬黄的小球便灵巧地从他修长的双腿间穿了过去。

“嗤,好得意吗?”黄少天听见自己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下次步子稍不稳的话,拍甩到命根子上看你还怎么得意。”

作为忠实于底线,很少在全场范围来回调度的防守反击大师级球员,黄少天从来没有允许过自己背向对手,哪怕只是一瞬间。眼前这种装饰性远大于实用性的胯下击球,在他眼里根本无异于功夫里的花拳绣腿,只能哗众取宠。长话短说,就是三个字:看不惯。

很久以后的场外八卦所谓八字不合,或许也不算太错。

 

赛后,当队友忍无可忍地掰着他脑袋往后看的时候黄少天口中还在高谈阔论,“胯下击球都是花架子才会搞的把戏——”

然后,视野里就出现了他猛烈抨击的花架子。年轻人俊美的面庞涨得通红,一双眼睛黑亮湿润,光彩灼人。他猜想那更多还是因为刚剧烈运动过后兴奋的。

“呃…………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坚持我的论点。”

新人似乎没有留意到他之前的刻薄,冲他有些局促地微笑了一下。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后,干脆比划了一下黄少天刚才接发的姿势,语气羞涩地挤出一句:“前辈……领口,开太大了。”

 

————————————————

ACE在网球里指的是对手没有碰到,直接得分的发球;泛指也有“王牌”的意思。

 
标签: 周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45)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