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Unforced Error ( Inside-Out )

今天是Fedal十周年纪念日呢【大误 【并没有关联

网球里inside-out是指在场内打出的正手斜线,在这里也有很RP的双关(嗯……)

最喜欢看侧身正拍大角度, 凌空腾跃的全力爆发兼具飞扬的弧线优雅¯﹃¯

PS:这篇里有很多很多的王队空降灰过……

————————————————

  

黄少天皱着眉站在球员通道里面纠结了半天,还是按住了周泽楷的肩膀,无比郑重地对他说,“那么现在,你只要知道一件事:我们可以输给任何人,就是不能输给王杰希。记住了吗?”

周泽楷一副“我办事你放心”的样子冲他使劲点头。

——这个世界是不科学的。

他在被周泽楷拉着手朝入场口走出去的一路上都在这么想着。

都怪这次D杯对手国选的万恶的场地!

 

D杯是一项国家层面的男网赛事,有点类似于足球的世界杯或者是羽毛球中的苏迪曼杯。每到开赛的时候,各国顶级球员们都会被自家网协召唤回来,组建成国家队为国争光。国内网坛到周泽楷他们这一代,球员们的水平和正当打的状态都已经达到巅峰,堪称梦之队。

两周前,D杯的第一轮客场先发名单下来了。黄少天被分在双打组里,可名单里却没有他的双打搭档。

“我去?这不科学!队长呢?!我的搭档喻文州呢?!!!”蓝雨的台柱选手一下飞机就冲向网协,拍着桌子跟主席叫嚣。

冯主席揉了揉心脏(不),耐下心解释,“这次对方选择了快速硬地作为他们的主场。你也知道,小喻他不擅长打那种场地,你们又刚从国外回来,这次就让他休息一轮,我做主,下次我们主场选场地时一定派你们上。”

黄少天依旧一副【主席我智商低但球商高你别逗我】的样子继续怒指名单,“我被拆就算了,为啥周泽楷也被分在双打组里啊?他不是只打单打的吗,哪来的搭档?”

冯主席挪了挪真皮沙发,痛心地看着他,眼里写满了【你怎么就不能像人家小周发扬爱国主义情操服从命令听指挥一回】,“其实我们这几年从来都不缺单打选手,这个情况很多队员也都是知道的。小周他是主动请缨去双打的。”

黄少天惊呆了。

“还有,我看你们两个落了单,干脆就组一对好了。”

……

如果眼神可以传递技能,黄少天当时的瞪视绝对是网前照脸抡的暴力正拍。

他滚回到老窝后上网刷屏:“首轮的先发名单你们看了吗?他们把张新杰!踢去打单打!却让我!跟周泽楷!组队啊!这就是传说中的世界的恶意吗?!”

职业选手群里大家一如既往地给他排了一串儿捶桌笑表情,只不过这次蜡烛破天荒地占了一半儿。

“黄少别闹了,你可是网协为之修改首发名单的男人啊!”

 

节哀顺变吧,黄少天选手。

雨夜令此时的晨间十分舒爽,头顶的阳光温煦柔软,跟大洋彼岸那核武器级别的热力绝不可同日而语;赛前的空旷场内甚至还在放他最喜欢的轻音乐,空灵渺远的旋律温柔飘荡,安抚人心如故,可黄少天却仍旧高兴不起来。

临走前主席的嘱咐言犹在耳。“你呢,和小周被媒体并称作快硬场双子星,天生有优势,又是双打拿过顶级冠军的,动脑子琢磨琢磨不成问题。两个年轻人也正好多互相了解一下,不要总是莫名其妙地赌气。这次给你们安排个小赛事磨合,你自己看着办吧!”

黄少天本来是真打算就那么看着办的。可冯主席实在太懂他了,这个硬塞给他们的小规模赛事第一轮对手上来就是提携后辈的王杰希。这下有自家俱乐部的老板坐在包厢虎视眈眈,他连自暴自弃的机会都没有了。

啊,王杰希,为什么你偏偏是微草的王杰希。

 

“进场……?”站在通道出口,周泽楷向外张望了一下,摇了摇黄少天的手。黄少天还沉浸在两位俱乐部大老板互相看不顺眼导致旗下球员也要跟着斗个你死我活的淡淡忧伤里,糊里糊涂地就被周泽楷拉了出去。

一个地方的小比赛自然比不上顶级赛事,观众也是稀稀落落的。即便如此,两人出场时还是收到了音量不小的热烈欢呼和掌声——口哨,嗯,被无视掉了。

站上球场顿时清爽了许多。今天风速理想,对球路没什么干扰,黄少天一面朝观众席挥手,一面在心里判断着。这会儿功夫,周泽楷已经放好了球包走向底线准备热身。他想了想,也顺手把球包在旁边放下。涂着鲜明白漆的球员休息长凳旁,两把待用的专属球拍被从各自主人的球包里抽出待命。摄影师并没有错过这个细节,镜头一推,特意给了个意味深长的特写:同一半场的休息区,浅天蓝色的”碎霜”和柔蓝清波的”冰雨”静静叠放在一起,交相辉映。

对面半场,颇有豪门风度的微草队长带着他俱乐部的新秀选手正在热身,少年似乎比刚出道时的周泽楷还要腼腆怕生,紧紧跟着自己的队长,甚至在四个人聚到网前准备开场时还一度慌乱地不知道该伸出哪只手去握。

黄少天根本不介意,握住小选手伸过来的手就热情地一阵儿摇晃,“你好啊小朋友!叫什么啊今年多大啊成年了没啊?这么小就跟队长出来历练吗很有前途不错不错!说起来我们家也有一个比你还年幼的小家伙打算明年放出来!哈哈你一定没想到第一轮会遇到我们吧?其实我也没想到——不过没关系输球了不要沮丧不要灰心更不要哭知道吗,前辈们是不会欺负你的你就仔细看好我是怎么碾压你们队长的就好了!”

“胜负还未定呢。”正在跟周泽楷握手的王杰希用他大小正常的那只眼睛斜了他一眼,伸手把小球员拉回了自己身边。

“前辈,我叫高英杰。请多指教。”小选手紧张地冲他微笑了一下。

热身时候就能大致判断,小朋友击球的感觉不错,让他想起了自家俱乐部的小天才。爱屋及乌的心情一来,黄少天冲少年笑得格外阳光灿烂。旁边的王杰希用高深莫测的眼神扫了他一圈,没多说什么。

高英杰是王杰希一手教出来的,把王杰希本人难以预测的球风学的有模有样。不过挑剔落点建立在经验的积累上,实战里威胁最大的当然还是站位更靠前一些的微草队长。

王杰希是又一个性格跟球风严重不符的球员。作为全国十强俱乐部的队长他为人稳重可靠,深得俱乐部上下的信赖;可作为球员的他不按常理出牌是出了名的。有时左一个又一个的大外角让人干脆做折返跑练习;有时候深底线搭配浅短球,令击球空间延展到无穷而充盈着流淌的灵感。和宿敌黄少天、新锐周泽楷一样,都是不折不扣的视觉系球员,光是单打就能看得人眼花缭乱,这次破天荒地齐聚在一个毫无名气的小规模赛事里双打,真是难得的奇遇。

——真不走运啊王杰希,这次你们得一轮游啦。黄少天有些幸灾乐祸地想。

他弯下上身压低重心,静静听着身后网球击地的砰砰声,知道那是他身后周泽楷在准备开场发球。 

从未有过的奇妙经历。

 

后场的搭档是节奏稳定的控场还是强势暴烈的进攻型,这对埋伏在网前的前卫的影响几乎是翻天覆地的。

在以前,黄少天偶尔会像骑士一样死守在网前,把后卫注定来不及救到的球严密地堵在第一线;有时也会倚仗来自背后稳定的支持而锋芒毕露,毫无顾忌地挥洒他近距离切削、截击的灵气。但无论是以上哪种情况,他都没像现在这样感觉到疯狂失控过。

球似乎是从他耳边呼啸而过。用了似乎,是因为那个发球快到连他都没反应过来。

不用回头看他也清楚地知道背后的那位眼下心情非常之好,好到状态丧心病狂,好到他想要怀疑来自背后的每一球都是那人抡圆了膀子甩出来的——这是夸张。事实是那人从发球到顺势进场加压都像是尖啸着刺破空气的子弹,力度角度速度都是无解,直接从后场就控制住了局势。

这家伙入戏有点快啊!这是要一起扑上去乱棍打死老师傅的节奏吗?

后场周泽楷打得很疯,身为前卫的他也索性放弃了治疗,跟王杰希在网前像是考验反射弧似的抢拉短球,一场网球赛硬是快得像乒乓球;偶尔将不舒服的球路漏给身后的搭档,被称为无解的后辈沿着终于不用被判出界的双打线大开大合,出手无比奔放。

迅雷之势抢占了先机,第一局他们保得毫无悬念。

 

王队毕竟是手握两冠的殿堂级球员,大场面见得多了。眼下的情况虽颇为头痛,却也不可能令他慌张。更何况,会参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比赛也是为了锻炼俱乐部的继承人。一局终了他看得相当清楚。虽然进攻强力,但黄少天和周泽楷打得相当脱节,或许是因为还没摸着能让彼此合上拍的节奏。如此,下一局多调动他们满场跑,诱导他们挤压彼此的空间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他在底线附近低声嘱咐了高英杰几句话便匆匆回到了前场。

出了这么明显的漏洞另一边怎么可能毫无察觉?趁着换边的空档,黄少天捂着嘴冲新搭档发射高频率文字泡。“周泽楷你是吃错药了还是喝老酒了啊打那么快干嘛啊赶着回老家结婚吗?我跟你说双打快是快也要讲究节奏,节奏你懂吗就跟你在单打场上也要考虑控制轻重缓急的变化一个道理。虽然我不太会这玩意都是队长安排的但你也应该多少懂点吧!咱们别闹了你有什么想法赶紧告诉我啊我好调整……你倒是说句话啊?”

“……”好看的青年只顾眉眼弯弯地看着他,连一个字儿的回复都没施舍。唇角弧度高高扬起的样子明显是在忍笑——他似乎是觉得黄少天怕被发现特地捂着嘴还要叽叽喳喳的样子有趣极了。

黄少天的心很累,他简直想揪着冯主席的领子让他亲眼看看这一幕:这样的人能沟通吗?!能吗能吗能吗能吗!

“那边的选手,停止交头接耳,准备接发了!”裁判敲了敲话筒,提醒换过边的两人。

黄少天回到底线忧郁地拨拉自己爱拍“冰雨”银蓝色的拍线。觉得自己也只能看着办了。

 

接发球局是黄少天的那杯茶,他是借力打力的专家,破发是他最引以为豪的长项。

这次是高英杰发球。黄少天立刻就明白了王杰希的意图——让小家伙接发时面对发球动辄飚上200公里的周泽楷,发球时面对长于预判破发的自己,果然是最大程度的锻炼。他心里感慨做长辈的用心良苦,手上也没留情。手臂划出一道窄而险的弧度,拍面流畅地往前推,回了一条长长的斜线。

这个高质量的接发落得很深,对手急忙调整步伐平击——高度恰好合适,周泽楷疾跑冲上准备抢击,与此同时王杰希也赶到最佳位置摆出截击的姿势准备反击。

周泽楷一路脚步不停,却突兀地在球迎面飞来的最后一瞬矮身将球漏过,露出背后隐蔽得极好的黄少天已经杀到前场,蓄足势干脆利落地打出一记落在中线上的制胜分。

双上网。

王杰希之前的注意力完全放在封堵周泽楷的抢攻线路上,待到发现黄少天早已选好点来执行主攻时已经来不及补位了。宿敌选的果然又是打身后的刁钻落点,计算分毫不差。这种配合虽然是老手段,但也做起来依旧巧妙讨喜。

黄少天跟兜个圈跑回来的周泽楷击了掌,大声称赞他,“看不出来,你打掩护也是一把好手嘛!”

“来来来,我们继续!”

 

中场时间他们可以在遮阳伞下多坐一会儿,黄少天铺开毛巾舒服地靠上椅背,头一次感觉到他能跟坐在身边的人顺利把比赛拿下来。或许对彼此有信心是需要公正的心态和契机的,只是他之前从来都不肯给出这样的机会。周泽楷还是只知道冲他笑,整个人看上去汗津津也亮晶晶的。鼻尖上挂着的汗珠也特别可爱,呃,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凑得太近了……“你往那边儿蹲蹲。”他戳了戳身边的青年。

“啊?”周泽楷显然没听懂。

“没听过那个笑话吗?两只鸟在树上,一只对另一只说‘你往那边蹲蹲呗’,另一只说‘我再往那边蹲蹲我就掉下去了’,那只说‘没事你要是掉下去我就抱住你’——哎呀这个要用方言讲才有趣!”

周泽楷笑了,他眼睛亮晶晶地追问,“真的?”

这次轮到黄少天不懂了。“什么真的不真的?”

“抱住?”

……黄少天忽然有点不想说话了。

“假的。”

体育馆开始插放动感热情的流行音乐。伴随着跳动的节奏,小甜甜略带磁性的女声一遍遍地唱着:“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drove me crazy;Cause you know me inside-out,inside-out, ooout”性感的声线里包含暗示实在太露骨:从内到外,里里外外……黄少天手一哆嗦,差点把电解质饮料洒在铺大腿的毛巾上。他在心里暗自诅咒了主办方的选曲品味一万遍。毫无节操的双关,还有紧贴着他坐下的闪闪发光的美好身体……他不想懂,真的不想懂啊:(

本以为X Open之后至少也要两个月后才会再见面,足够那天他们在更衣室【哗】的记忆模糊——起码不会像现在这么尴尬,但是国家队的乌龙把他的预想给打乱了。

好在周泽楷除了显得智商更低了一点,比以前更黏他一点之外,倒也跟平常没什么区别。黄少天甩了甩脑袋,决定把这些有的没的忘干净。

 

周泽楷很开心,他觉得来参加双打真是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把黄少天拉进同一个半场里的感觉很新鲜,很有趣甚至刺激:就像是两只惯于独来独往的猛兽试探着分享同一块领地,开始有些无所适从,小心翼翼地留意着彼此间的安全距离避免指爪磕碰,有时谨慎地退却留给对方发挥。渐渐他们自然地开始回忆彼此惯用的击球方式和线路,被原以为并不存在的默契牵引着把对方收入自己的世界里,也只有这样,他才感觉到真正被接纳了。这种接近,是之前哪怕把他揉进怀里再紧也感受不到的。

现在这样,就很好。

 

第一盘被他们的跨队组合顺利拿下。由于是三盘两胜的比赛,下一盘过关的话就可以结束比赛。不过看王杰希打开球包换拍,就能知道第二盘的压力只会更山大。

王杰希真正打大赛用的专用拍,“碎星”的拍头更轻,穿线的磅数也是为了“魔术师”打法量身打造的,在王杰希手里时击球转数可以翻倍。他这时候拿碎星出来,摆明了下一盘要动真格。

黄少天下意识地又开始拨拉他自己的拍线,见周泽楷转过头来看他便下意识地问,“怎么,你不换荒火吗?”

青年想了想,摇摇头。“没事。”

荒火的配置其实跟碎霜没什么不同,除了外观是金红色的彩漆外也只是拍柄缠的手胶更厚。周泽楷的握力属于网坛中的佼佼者,缠厚吸汗带可以在他发力时减小摩擦保护手掌。不过大多数球迷只知道他盘间调整状态时会换拍,很少有人知道碎霜荒火的具体区别。

黄少天点点头,继续心不在焉地调整着“冰雨”甜区的布线,软质子母线的磅数很低,弹性好到用手轻拍就能感受到拍弦颤动,它是跟随了黄少天十多年的心爱武器。这时候换上磅数高点的“夜雨”似乎更合适在网前跟魔术师斗法,但他现在握着冰雨的手感很好,好到恋恋不舍,他略一权衡就决定还是顺其自然了。

“尽管放马过来。”休息时间结束,球员们归场,他冲着隔网不远的老对手咧嘴笑着。

观众们此时已经激动地站起来了,他们连一顿午饭钱都不到的球票居然换来了现场围观国内最顶尖的三位大神同台,一边还是新科冠亚军史无前例的双打;而现在,“魔术师”也要全力出击了。

王杰希这一接手,情况立马不同了。他的进攻手段实在是太丰富,平击侧旋交替、拍头勾出不规则的上下旋忽高忽低上下翻飞,像旋风、星空和童话一般华丽而莫测席卷全场,令人目不暇接,更别提预判和调整了。周泽楷并没有怎么接触过这样的风格,所以知根知底的黄少天大包大揽地把魔术师的集火变成了局部单打,霎那间你来我往地杀了个眼花缭乱。

“打得好,少天好样儿的!”远远坐在看台上的某位老板放下手中的爆米花桶,心满意足地鼓起了掌。

第一局上来就战成了拉锯,局点在两边来来回回,经历了四次平分之后最终随着黄少天一个切削挂网,第二盘首局胜利的天平倒向了微草那边。

换边。黄少天踢踢踏踏地走着,一边拿拍框磕着颠毛茸茸的小球,“刚才抱歉啦,是我没控制好……接下来怎么办?”

周泽楷沉静地回望着他,见他没反应又特意歪了歪脑袋凑近了些,像是把“随你喜欢”四个大字坦坦荡荡地写在了那张好看的脸上。青年修长有力的手指滑过紧绷的拍面,意气风发却又偏偏对他模样乖顺,令黄少天恍然觉得看到一只蓄势待发的强壮猛兽正冲自己俯首摆尾讨欢心,

他被临时搭档这幅无辜又神气的神情气得一噎。他忘了,这家伙现在手感正好得烫手着呢。

“这么自信闹哪样啊!难道我想怎样你都办得到?等等先不说这个,你以前没打过完全体的魔术师吧要不我们等会儿一起集火他?很好玩的要不要来要不要来?”TUT

周泽楷满面笑容地看向他,吐出了一个金泡泡。“好。”

轮到他们的发球局,一发顺利,展开强攻,两个打快速场的天才双上网。据当时在场的观众们说,他们仿佛看到了枪林弹雨剑光闪烁。太可怕了,我们玩的一定不是同一种运动。

 

九局之后,两边打成了十分接近的5:4。两边对有可能是最后一局的争夺已经达到白热化。

王杰希除了在球路上创造性的造诣之外,还有十分独特的步伐。此时气场全开的他在网前的碎步移动显得格外轻捷,足不点地好似在空中滑行。对比球网那端的黄少天,则是渐渐暴露出了刺客的本性,动静分明到极端,一副拍拍见血的架势;周泽楷在旁负责牵制对手的视线,交换跑位后也挤进乱战帮机会主义者把局势搅和地更乱一些。对战王杰希,黄少天的胜率一向是五五开,不过这次有周泽楷在身后助阵,情况大有好转。这位网坛新锐反应敏捷不说,出手又快又重,几次黄少天没把握的球路都被他补位及时解围。一来二去,纵然魔术师来势汹汹,小朋友也悟性很高地几次左右战局,可到底也拿他们两个的明星战术没什么奈何,跨队组还是有惊无险地保住了他们第一局建立起来的优势,最终以大比分2:0拿下了整场比赛。

“赢啦!”蓝雨俱乐部的老板首先高高兴兴地跳了起来,一溜烟跑出去给微草经理发短信去了。

 真赢了?黄少天扭头看了眼计分板,又看了看周泽楷——后者已经朝他伸开了双臂,好吧,不得不说,他们这是还能凑合的节奏啊……

“哦哦哦还真赢了!小朋友你看我之前没说错吧我们可是很厉害的!你也要加油呀!”双方赛后互相致意时他兴高采烈地又对高英杰唠叨起来。

“嗯,前辈和周前辈都很厉害。”新秀选手认真地点了点头,“很般配。”

咳——!黄少天被他后一句一本正经的评价狠狠地噎了一下,他一口气接上来后火速转火旁边的微草队长。“大眼你怎么教小孩子的,有些词不能乱用知不知道啊?”

“你是应该问问自己怎么还这么孩子气。“魔术师白了他一眼,“英杰他又没说错。”

哼!就知道护短!


出了体育馆上午堪堪过完,天气暖洋洋的。黄少天说要回酒店去洗澡换衣服,就打算开溜了。

青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闷闷地转过了头。

“喂你这是怎么啦?”

周泽楷还是不说话,盯着对方身上穿的明黄色的T恤使劲看,又低下头看了眼自己白色的上衣,咬了咬嘴唇。

这下黄少天算是明白了。

微草的两位选手今天穿的是浅绿的俱乐部队服,黄少天以前的双打也都是跟队长一起穿蓝雨logo的T恤。毕竟老板和广告赞助投资人都坐在观众席观赛,投桃报李举手之劳,大多数选手都乐意为之。可是这次的搭档偏偏跨队了,他们两个人各穿各的,站在同一半场却一点团队归属感都没有,周泽楷不满意了。

“至于吗至于吗这点小事你也计较男子汉大丈夫的只要不妨碍打球穿什么不行——好吧好吧我投降!换,下午就换!吃完饭一起去!别再拿狗狗眼看我了你以为你是柯基吗?!”

于是下午他们就站在了品牌专柜门前。

避开了他们各自代言的运动品牌,黄少天最终选定了一家色调看上去比较柔和的店面。

“嗯……蓝色,绝对的王道!”

——从更衣室走出来的周泽楷期待地看向他。深蓝色与他白皙的皮肤形成鲜明对比,搭配着青年五官深邃眼神专注,活脱脱是巨幅海报里走出来的模特。

“这个不行不行不行!!!”

“喏,卡其色,拿去试试,记住低调点!”

——青年再一次从更衣室走出来,短袖简约的样式映衬出他挺拔修长的身姿,一副别样的随性洒脱的气质,连专柜的小姑娘都脸红红地往他们的方向多看了好多眼。

“这个也不行!”黄少天当机立断。他深深地体会到了天生衣架子是多么的拉仇恨。

逛了大半个商场蓝雨Ace开始觉得这是一个阴谋,他才不会傻到穿着一样的衣服做周泽楷的陪衬呢。“我反悔了,别想我跟你穿同一款的搭档服!”

大概是以为黄少天哪件都没看上,好看沉默的青年一脸失落,小声地恳求,“再选……”

“……”话唠无言以对。

两个小时后——

“有了!就是这个!喂喂周泽楷快过来,这款绝对适合你!”

“……咦?”一直任由黄少天胡乱给他塞衣服的青年看着这次拿到手的短袖却迟疑了。

黄少天兴奋地摩拳擦掌,“你咦什么?快进去试试!”

十分钟后,周泽楷套着泡泡粉色的T恤呆呆地被黄少天拉去柜台结账了。

 

“你这叫伤敌八百,自损三千。”老板听了他的叙述连连摇头。

蓝雨俱乐部的老板对黄少天极好,是当大半个亲儿子一样养大的,至于另外那一小半,也是当大神供起来的。当然俱乐部的大家伙儿都很受老板照顾,只是黄少天十四岁就进了蓝雨,早早就天南地北地给这个建立没多久的俱乐部打天下,所以从少年到青年时期一路都是被高层们惯着宠着长大的,有什么话也都能毫无顾忌地跟他们说。

“怎么办啊,下一轮我就要跟周泽楷一样穿那件泡泡粉色的上衣出场了。好丢脸啊完全不想承认那是我自己选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哦,那弃权吧。”老板悠闲地喝了口茶。

黄少天差点跳了起来。

“BOSS你是认真的吗不你一定是在逗我对吧!我们好不容易才过了大眼他们那关耶!之后的冠军几乎是妥妥的了!这时候弃权是放弃治疗了吗?不想要联赛积分不想要更多赞助不想要知名度了吗!BOSS你清醒一点啊不要因为赢了微草一场就激动得神志不清啊!”

“我说说而已,激动的人是你吧。”老板耷拉下眉毛。“你之前不是还总看轮回那个小队长不顺眼,干嘛自己找罪受?”

“我不是……”黄少天难得地语塞了。

老板看了他一会儿笑了起来。“我看,你跟他玩的不是挺好的嘛。”

以前是做给媒体看,有时夸张过火了也不自知。可现在,尤其是从今天的比赛来看,两人之间已经有了丝丝缕缕旁人看不透的亲密。

我儿子长大了啊。老板仰望着咖啡馆的天花板有模有样地叹了口气。

“少天儿啊。”

“啊?BOSS你又想干啥?我跟你说我是不会弃权的,除了为咱们俱乐部着想还有上面的国家队呢,我打不好他们就不要我了——”

“去把冠军拿回来吧。”

“哦……咦咦咦咦咦?!”



后来媒体将赛前手拉手出场的两人形容为“两个春游踏青的小朋友”。一家权威球评的报道情绪高昂地继续写道,“诚然,搭档间的默契需要经年培养,但与新同事的合作总是能发掘出人新奇的甚至不自知的一面。就像这两位顶尖级别的选手,平时展露给球友们的总是慎重有加的比赛态度,却原来也有如此童心未泯的今天。”

童心未泯……黄少天气哼哼地把报纸团成一团往沙发后面扔,站在他身后偷窥报纸的李远急忙一缩脑袋,笑嘻嘻地拉着卢瀚文一起跑远了。两个熊孩子躲进早练厅隔壁的健身房里,嘻嘻哈哈地给自家俱乐部王牌火上浇油。

“黄少黄少,下次我们带你去迪士尼乐园玩旋转木马好不好?”⊙▽⊙

“黄少你的童心是哪个年龄段的啊?幼儿园毕业了吗?”^w^

——简直欠教育!

“小家伙们的皮痒了不是?拎上你们的拍!出去单挑!”


标签: 周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133)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