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歌手树熊

【全职】黄少天中心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也不知道想要塞哪去

胡思乱想的脑洞片段

————————————————

 

当然,黄少天的现实主义是深入骨髓的。他又怎么可能不是现实主义者呢?他从还没出道时就见识过梦想终结,离别的苦楚与现实的残酷。他在辉煌到来之前就已经在一场宏伟蓝图潦草收场的剧本中演地跌跌撞撞。彼时蓝雨于他是一座坍塌的宫殿,青训营的四年,与其说是锤炼羽翼,不如说是卧薪尝胆。

压抑一向是他蓄势的土壤,他奋起的温床;他的老朋友,他的催化剂。就像他总能隐没在激烈冲撞里却悄无声息,刀光剑影不能撕开他筑起的屏障,战火烽烟不能遮蔽他片刻的清明;一旦时机来到,无论先前如何黑云压城,一柄寒光劈开天光乍破现出万丈光明的便会是蓝雨的神。

他十六岁生日那天,索克萨尔的第一任操纵者宣布退役了。那原本应该是惊喜的豪华版双层蛋糕,足够俱乐部里每个人都分到一块的,现在静静地摆在他面前。少年攥紧拳头沉默地吹蜡烛,他看见站在奶油顶层是一个小蜡人,被做成黑袍的术士模样,手中高高地举着法杖,上面写着Happy Birthday。此时距离他踏入职业圈还有730天;距离他登上荣耀巅峰还有1460天。人之所谓未来,大多如此。

不合时宜的梦想,通常是令人望而却步却又欲罢不能的陷阱。

而逆境,被动,压抑,落下风——它们才是他在战场上的依靠。对别人这或许是棘手的处境,但对他却如指引方向的启明星。它们是按下的弹簧,是崖边的瀑布,是他反击的序章。他将借它之势凌云而起,因此一分一毫都不能有差。低谷就像他十六岁那年苦涩的奶油,以残酷的天性令人清醒,在他埋伏和暴起的一线之隔中灌注一片冰凉。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31)
©灵魂歌手树熊 | Powered by LOFTER